20220614 门训笔记2_基要真理从_夫妻矛盾的处理

20220614   门训2  夫妻矛盾的处理

 

今天讲人际关系的奥秘,以夫妻作为载体,夫妻间的矛盾和冲突比较显而易见,请问,夫妻之间发生了矛盾,通常你们是怎么解决的呢?比如,先生说了一句很重,你很不高兴要怎么处理呢

YIZ     我就不响,大多数情况是不说话。

牧师     不说话有好处,通常不会使事态激化,这是明智之举,也是一个选项,也是好的;但是不好的地方就是容易陷入冷战,这个事情还是没解决,就停在那里,关系不会很亲密的,久而久之,会让关系疏远、隔膜、生离、甚至产生障碍,容易产生副作用。

Emma     我也是不说话,冷战。

牧师       看来很普遍。Maggie你是不是呢?你也是不说话?还是反过来教训一下先生,说说大道理,怎么处理?

Maggie     怎么可能不说话呀,我是藏不住半句话的人,连标点符号也藏不住的,我是一定会说啦。其实,我是一个很单纯的人,有的时候我照镜子看自己,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朋友,当我有任何需要,有情绪也好,或者想法也好,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告知对方,我的情绪是什么,我的需要是什么,我的感受是什么。但是,我觉得这取决于对方的身量,如果是一个能够把人和事分清楚的,对事不对人,能这样处理的话,我觉得我们的互动可以是很顺畅的。

但是,我的先生恰恰是一个人和事分不清楚的,甚至是人事颠倒的场面,人和事他是颠倒来对待的,甚至把事情直接去掉,把所有的事情直接攻击在人的身上,这样,我这种方法就使得任何一个述求,都会变成一场灾难。我们家会因为一句话吵三天三夜,我花了这么大过程,消耗这么大的生命,只是为了跟他讲清楚一句话,就是我的感受,我觉得我好受伤,我想你抱抱我,给我一个安慰,给我一句鼓励,就够了,这个战争就可以结束了,但是,战争常常延绵二十年,至今都没有结束,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牧师        当你这么表达的时候,在我们那个时代,比较容易代入一个京剧[智取威虎山]的角色,这个人叫做[小常宝],你可以看看这个京剧是怎么描述她的生命,你很快代入到这个角色里面,已经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你要为此好好祷告。

LIANXUE      我们家应该有差不多五六年,我跟先生没有发生矛盾了,因为如果有矛盾的话,应该还是我的问题。我没有信主的时候,我确实很欺负他,但是我当时都不知道是我在欺负他,所以我要认罪呀,我现在经常向他道歉。

牧师

感谢主。我今天想给大家讲一个原则,我希望今天这个原则,大家如果抓住这个奥秘的话,应该在你们的夫妻关系上,更上一层楼。当然,这堂课最好是先生一起来听,会比较好,一个人听就容易一个巴掌拍不响。我称这个原则是【分离separation,不是离婚,是把自己的情绪、自己的罪、自己的软弱和自己的人,给分清楚,这个原则很重要。

通常来讲,在家里面发比较大的脾气的人,有可能是丈夫,但不绝对,今天的姐妹们也都很厉害,比较多的是丈夫会发比较大的脾气。通常,牧师会给丈夫们提一些什么样的建议呢?我会建议说,当你有一件事情很不高兴的时候,你有可能把吃饭的桌子掀了,看电影、电视剧里常常见的,把碗砸了,把锅砸了;或者打孩子,打老婆,这个在日常生活当中,影视剧当中,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呢?

鼓励这个发脾气的人,学习对另一方去表达你的情绪说,“我很生气”。告诉TA说,“今天你在客人面前没有给我面子,我很失望,我很生气,我很难过,我很伤心”,请记住,讲这些话是健康的,为什么呢?因为你正在描述和表达你的感觉。

什么是不健康的呢?比如说,“你看你总是在客人面前数落我的不是”,“你永远改也改不好,你看你跟你的爹一个样子,说出来的话同一个DNA毫无盼望”,“你看你这种恶劣的行经把儿子都给带坏了”,“你看你长的样子,脾气性格跟你的妈没两样,连奶奶,连外婆,都跟你一个样”,这些是我们蛮熟悉的描述和表达,这些论断的话就不合适说,但是你可以说感觉的话,在感觉层面是可以说的,是健康的。

“你这样做,或者这样讲,对我来说有一种受伤的感觉,为什么呢?因为你用了某种语言的符号,使我想起我小的时候,被我的父母数落,当我考试考的不好的时候,我的父母就是这么说我的,所以,勾起我童年的阴影和伤害,你知道吗,我很受伤唉”。假如你的配偶是爱你的,你们关系是正常的,这个时候他应该走过来,抱着你说,“老婆,我错了,我不应该如此的伤害你,请你原谅我”。

如果你们平常夫妻关系建立得比较健康,你就这样单单表达你的感受,一个健康的丈夫应该来到你的面前,给你拥抱,给你道歉,告诉你说,“老婆,我以后不再说这样的话,不是因为这样的话是对或是不对,有什么价值,乃是因为你受伤我心痛,这绝对不是我的初衷,不是我的愿望,只要你受伤就一定是我的错,不论是非,不论价值”。

请记录我这句话,因为一个丈夫的决定,他的最高价值,就是妻子的最大益处,即,丈夫做决定的最高原则就是妻子的最大益处。所以,无论我怎么的正确,只要这件事没有给妻子带来益处,没有带来好处,那我就永远不做,这是做丈夫的责任。如果是健康的夫妻,应该有这种结果,但是往往生命是需要成长的,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一个阶段,这个阶段称之为,一个健康的人际关系阶段,是相当困难的,从哪里做起呢?我今天要讲这个重点。

人际关系,很重要的就是[分离][剥离]的一个原则,将情绪与自己分离。如果,哪怕妻子做了一件很不应该的事情,丈夫是可以表达怒气的,但是表达怒气是用分离的原则,而不是用掀桌子,砸锅卖铁,打孩子打老婆这个方式,为什么呢?这个区别是,当你用愤怒的语言表现在人的身上的时候,你的亲人,爱你的人,你的家人是分不清,你是谁?你的情绪是什么?你的罪在哪里?接下来的恶果将会如何?是分不清的。

但是,假如你说,“我很生气,我很难过,我很伤心”,其意思就是邀请自己的配偶,和自己共同来对付自己的软弱。因为,我是我,我的脾气是我的脾气,这两样是截然不同的。把你这个人和你的情绪分开,是至关重要的的,我盼望大家回去练习,跟自己的先生,跟自己的配偶,跟自己的孩子,跟父母都有一个操练的机会。可以和直截了当告诉你的家人,“我很生气”,这是健康的。

这个意思就是,请你和我一起来为我的脾气来祷告,请你和我一道,为我的怒气来祷告,也包括我们犯了罪,通常一家人有一个人犯了罪,就容易受到其他人的审判,对不对?“你看你,早就跟你讲了,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我十年前就跟你讲了,你都不听,所以恶果就铸成了”,这样的话是很不健康的。

当有人告诉你说,“我软弱,我难过,我悲伤,我灰心,我失望”,他等待的不是你的责怪,他等待的是你的接纳,他等待的是你的拥抱,他等待的是原谅,他等待的是你对他讲,“没有关系,我们一起来祷告”,“我会为你祷告”,他等待的是你对他说,“谢谢你如此诚实无伪的分享你的情绪,好让我成为一个参与者,与你一道对付你生命中的那一样软弱”,这句话相当重要,这是一个默契,家人之间要养成这种默契;这是一个秘诀,家人之间能够同心合一,彼此相爱的秘诀。

如果,如此这般的对付生命当中的软弱,通常不会发生离婚、悲剧、伤害,一般不会发生,这是一个极大的秘诀。

XUEFEN      我2012年离婚,因为2009 年丈夫出事了,我不知道怎么沟通,可能以前父母给我的模式也不好,离婚以后我一直在学怎么沟通,到现在我心里感觉还是不知道怎样跟人沟通,特别是亲密关系的人,对我来说好像是一种障碍,有时候很想去亲近,但还是缺少沟通。我的前夫是个内向的人,也不懂得怎么表达,我的脾气不怎么好,我遇到事情喜欢说出来,他不喜欢说就一走了之,就达不到两个人把事情沟通好。

其实,我的内心是觉得,什么事情沟通完了,就没事了,但是他就不愿意沟通。他2008年出事了,被刑事拘留了,问题很大,但是他的家里人不愿意出来把事情解决,这样就让我心里受伤很大。后来,他的父母出钱把他保出来了,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分居了一段时间关系就很陌生,之后就离婚了。

我现在想想,我自己没有好好主动去沟通,他是个内向的人,而我一说就会很激动,我觉得他是过错方,我就会一直指出他的错,他就不愿意面对。我现在如果处理问题可能会比那时候好一点,那时候我总是以受伤的心态去面对,一说就发生争吵解决不了问题。如果我再考虑成家再婚的话,我要怎么样去学会沟通;我跟父母之间的沟通也有障碍,这可能是原生家庭给我带来的,我的父母他们的关系也不融洽。

牧师

我稍稍调整一下你的观念。首先,与人沟通是好的,但是同时,与人沟通不必然好,因为还要看你怎样沟通。现在我们在处理与人沟通什么东西,我刚才教你们的就是,当你分享你自己内心深处伤害的时候,学习单单表达你的感受,而不要用批评去表达你心中的内容;当你用批评、论断、否定、审判,这些方法去与人沟通的时候,通常是一拍两散。

没有人愿意听你的批评,没有人愿意听论断,也没有人愿意听你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他进行审判,这点是很要命的。沟通,关键要看如何沟通,要避免论断,避免对人的审判,而可以用分享感受,比较中性的方式去描述你的感受,这是第一点,我的建议,盼望你能够听懂,这句话的意思很丰富的。

XUEFEN       对的,我原来就是不知道怎么沟通,一味的只会发表自己的怒气,我不说出来就很难受,所以导致没多长时间两个人就无法沟通。

牧师

第二点,当你心中有怒气的时候,有情绪的时候,不说话,选择安静是对的,为什么呢?因为当你心中有怒气的时候,你去跟对方沟通,其实你只不过在发泄心中的怒气而已,而并不是沟通;特别是对孩子,当你管教孩子,你要摸摸自己的心,我是不是有情绪?只要我有情绪绝不管教孩子,因为你那样不是在管教,你只是在发泄你的情绪而已,管教孩子必须是心平气和的,必须是慢条斯理,必须是娓娓道来,而不能够带着情绪。

一旦有情绪,说出来的话往往是带着刀,带着伤害,带着残忍,人是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残忍,特别在情绪中,人所说的话,往往是像雪片般的寒冷,像刀锋一样的锋利,片片都削在自己的心房上,削在别人的伤口上,痛入心扉,是无法控制的,所以,当你有情绪的时候选择安静是对。

当自己安静下来,要稳重成熟,安静的表达自己是一个有情绪的人,是一个有怒气的人,是一个有伤感的人,比如,你可以说,我很伤心哦,我很愤怒哦,我很不高兴哦;但是你表达这些话语的时候,必须是平静安稳的,但是这些内容必须是很真实的表达你的情感,你的情绪,不表达是不健康的,学习去表达是人生的功课。告诉对方说,我很生气,我很难过,我很嫉妒,我很伤感,这都是很健康的,这样表达是很健康的。

然后,如果自己的生命还有多一点力量,你可以提出[请求],比如可以跟对方说,请你为我祷告,因为我此时此刻正受到我自己情绪的捆绑和控制,我还没有走出来,请你为我祷告,这个很重要,因为,

第一点,你已经将你和你的情绪分离开来,你就不再是你的情绪,你的情绪不再是你;如果你分不开呢,你的家人看你就好像是一个怪物,好像是恐龙,好像是大老虎,分不清你是谁,都怕你。因为圣经说,爱里是没有惧怕,人一旦走到惧怕的光景当中的时候,就很难有力量去爱了,所以,你让对方恢复对你的爱,请你将你和你的情绪分开。

当你分开的时候,第二个意义就在帮助你的配偶,帮助你的家人,加入你的生命团队,和你一同来对付你的软弱,比如说你的情绪;你就得到一个同伴了,不再是敌人,化敌为友,否则你对对方总是审判、批评、论断,你又卑微,又不配,又没用,这样的话临到对方,那马上把对方当作猪队友;你就把对方推入撒旦的阵营里面来对付你,多不智慧呀,多不聪明,对吗?应该把你所爱的人,拉到自己的阵营里面,一起对付撒旦,一起对付自己的软弱,这才聪明嘛。

孙悟空常常是个人英雄主义,枪打出头鸟;猪八戒比较温柔,比较长情,比较善于处理人际关系,跟妖怪的关系处理得也很好,有的时候,做猪八戒好过做孙悟空。孙悟空什么都是自己对,比较能嘛,有72变,猪八戒才36变,本事就不如我;我能说会道,你是结结巴巴,你又自卑、又无能,又没用,啊呀,几十年如一日,你看来没什么盼望。

通常,这样的话临到你的配偶,无形中你把他推到撒旦的队里面,然后,你对撒旦说,“我介绍一个猪队友给你,好好栽培哦,栽培好了一起来对付我,”你就等于是这样子,所以,你在家里常常得不到支持,这不是别人的错,是你的错,是你把你的亲人,你的爱人推到撒旦的阵营里。撒旦一想,何乐而不为呢,白得一个猪队友,我好好的栽培他一下,折磨一下我的目标人物;

这个人不是能说么,就让他多说,这个人不是能论断么,就让他多论断,这个人不是能审判么,让他多审判,好让我的猪队友跟我多亲密,一起对付来对付这个人,撒旦很开心的。所以,留意我们的言谈话语当中,其实在左右家庭的方向,形成家庭的团队,常常化友为敌,或者化敌为友,怎么决定是在我们自己的手上。

第三点,这不是你个人单独的问题,是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问题,我们有个民族性,我们这个民族有个文化传统,我们基本上不太与人沟通,这是一个民族性,在我们的传统价值观当中,在《论语》《大学》《中庸》,甚至包括《道德经》,包括法家的著作,各种儒释道,佛教的一些经书上,都极少人际关系处理的论述和具体的教导,几乎没有。

在全世界这么多的哲学、宗教和文学著作当中,除了圣经以外,没用任何的一个哲学、学说、宗教,在关心我们的人际关系。在儒家里面教导我们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比较鼓励我们出人头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基本上要把我们的敌人踩在脚下,叫他永世不得翻生,这是我们的文化传统。我们不太多有一个共赢的观念,我们不太多有一个宽恕、原谅、赦免和合作的关系,这是我们文化的短板,我们要学习从里面出来,回到圣经的传统价值观里面去。

今天,我很想把你们心里埋藏多年的毒根挖出来,让你们晓得这是极其重要的事情,而且告诉你们,这件事是可以处理的,不是绝望的,我们是有盼望的。XUEFEN儒道不孤,很多人跟你受同样的痛苦,都是以为心直口快,以为凡事与人沟通就好了,其实不尽然。

沟通是对的,但是,正确的沟通才是真正的重要,希望你能够清楚我所讲的这个道理,不管你今后的人生机遇、安排是怎样,你跟你的父母,跟你的家人、儿女,你也得沟通,哪怕今后你一个人过,也有一个与人沟通的问题,每个人都需要清楚这一点。

所以,当你与人沟通的时候,把你论断的话,求神帮助你,把嘴巴封上,不要去论断,特别有一些话,比如说,“你总是这样子”,这种话要把它去掉,这个话要从你的词汇当中去掉,“你总是不改”,我们对孩子、丈夫、配偶,常常会说这样的话;或者,“你看你,跟你的爹,跟你的妈,一个样子”,这把对方的根都给伤了,对方如果脾气大一点,冲过来给你两巴掌也都不足为奇。

因为你伤谁,也别伤娘啊,男人最怕你伤他的娘了,伤了他的娘他跟你拼命;所以,一个智慧的女人,永远不要伤丈夫的娘;伤丈夫的嗲,顶多是个面子,伤丈夫的娘,那就伤他的心了,而男人的面子和心都伤不得,伤了这两样东西,基本上就要跟你拼命的都不奇怪。请记住这些基本的原则,不论断,不要站在一个毫无盼望的批评中,绝对避免批评也很难,但是,当你批评的时候,不要带着绝望,要带着盼望。

那些“你总是这样子…….”是绝望的,什么是抱着盼望的批评呢?通常来讲,有一个原则供你们参考,叫做“引火烧身”。我儿子小的时候犯错误,我怎么跟他讲呢,我说,“儿子,你呀,比爸爸好多了,爸爸在你这个年龄的小时候,惹爷爷生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比你坏十倍;你今天比爸爸小的时候,好十倍以上,所以,我这个做爸爸的深感不配有你这么好的儿子,我要好好的感谢我的主,祂实在是恩待我,没有让我受到你的爷爷当年因为我的缘故,而受到的那些苦难。所以,儿子,爸爸要跟你说,爸爸好爱你,爸爸好感激你;爸爸因为你的缘故深感自己不配有你这么好的儿子,你叫我怎么感谢我的主呢”。

每次,当我用这种方法跟我的儿女说话的时候,我通常会得到我的孩子大大的拥抱,告诉我说,“爸爸,我爱你,我一定会改的,我永远不再伤害你,你是一个多好的爸爸呀”。我会得到孩子的拥抱,告诉我他会改的,并且还会给我鼓励,我把这个秘诀告诉你们。记住,当你要批评人的时候,不要说,“你看你,错了吧!”不要这么笨,你这么直接说人的错,那时最愚蠢的一种批评,那是不聪明的,应该怎么说呢?

“哎呀,你看你犯这个错,比我在小的时候犯的错轻多了,你比我好太多了”,我表面上是在说我错,其实我批评他了没有呢?批评了,我的言谈话语当中已经包含了“你错了”,只是我不说,我用一个引火烧身的方法告诉他,儿子你错了;但是我用爱去挽回他,我用爱去拥抱他,我用爱去肯定他,我用爱去邀请他,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放下身段呢?“儿子,你犯的错呀”,我说了他的错没有呢?我说了,我直截了当说他犯的是错,但是我用一个卑微我自己的方法,让他知道我在建立他。

我说,“你比我小的时候好多了,而且你今后一定要做的比爸爸要更好,我深信你会比爸爸更好,而且我深深的感谢我的上帝,赐给我一个使我感到深感不配的儿女,你说我多蒙恩呢,有这么好的孩子,你远远超过了爸爸,爸爸小的时候是很调皮的,根本不如你,没法跟你比,所以我深深的感谢我的主,怎么赐给我一个这么好的孩子,我真的如此的不配;儿子,跟爸爸一起感谢我们的主,赐给我这么好的儿子,让爸爸深感惭愧和不配,我深知自己的卑微,我比起自己的儿子来差远了,而且,我比起我儿子的将来,我更觉得不如你,我要好好的向你学习,也要向你的将来学习”。

你听懂牧师这些话吗?这是很高端的鼓励人的话哦,特别是鼓励孩子,连未来也鼓励了,也指明了孩子的方向,你也给了他内里有一个,内追力的感动和力量,让他朝着标杆直跑,都藏在言谈话语里面了,听的懂吗?这样的话是蛮有智慧的哦!如果学会这样的话,其实在你的人际关系当中,你也会被上帝的爱所充满,你就成为一个鼓励者,帮助者,建立者,恩典者,而不是拆毁者了。

盼望我今天说的,成为你们日后跟儿女,跟丈夫,跟家人,说话,用词,用句,用语,如果能学会哪怕一句,两句,我深信也是蒙恩纳福的。我所说的不是我生搬硬造来的,是我每天所活的就是这样的生命之道,我的孩子就是这么被我带大的。每当他犯错的时候,我都会用这一类的方法去鼓励他,建立他,尽我所能的不拆毁他,当我们把握住这样的奥秘的时候,我们生命的光景,生命的质量,也会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请记住,自己的老公自己疼,自己的家人自己爱,这是你的责任,不要把这个机会让给外人。XUEFEN 你在处理丈夫被拘留这件事情上,你就在这一点上犯了一个忌,就是爱老公,把老公赎出来这个责任,本来应该是你的,但是你没有去做,你把这个责任让给了他的父母,他的父母完成了这件事,这是一件很重要的原则,你没有抓住这个机会。

XUEFEN    派出所本来是让我拿五万元,把人保出来,但是后来新上任的领导要处理这件事,就去做了他父母的思想工作,让他们拿8万保人,这件事情我是不知道的。因为他的父母做生意跟别人发生冲突而引起的他把人打了,所以,我觉得他的父母是瞒着我做这件事,造成他被抓了,造成了我跟他之间的误会。

牧师

我理解,XUEFEN我不是责怪你,我只是借这个故事讲一个道理,假如还有这样的机会,要抓住自己的老公自己疼这个原则。我也很遗憾,中国的派出所、警察,已经堕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我也很无语。在我35年前离开中国的时候,还不步,怎么能够直接向人去要钱呢,在我即将出国的那个年代还不说这样子的。我听了也很难过,我知道你也遭受了不公的待遇,求神怜悯你,帮助你。

这件事情比较复杂,有他自己成长的原因,有他父母的原因,有你的有限,也有派出所腐败的原因,你丈夫犯罪的原因也在那里,所以,方方面面比较多的因素纠缠在一起。我们就讲一个原则,假如有一个机会,就尽我们的所能关心他,至少把所有的因素跟他讲清楚。

让他了解你的苦衷,了解你的意愿,你不是不要保他,而且多少钱,你们是一家人,跟丈夫商量,应该有一个这样的沟通,向丈夫很清楚的表明,我愿意保你,我现在做到哪一步?我应该怎么做?你也可以给我意见,你们应该是第一关系,父母应该是第二关系。

在中国的传统观念当中,老婆如衣衫,兄弟如手足,父母如根基,这在中国传统观念力是很要命的,所以在中国传统文化当中夫妻的地位和价值是不高的,只有在圣经的价值观里面,夫妻才是摆在第一位的;在中国文化里面,父母是第一位的,然后是兄弟姐妹,第三位才是夫妻。我们从小到大的家庭传统观念里面都是,老婆不要相信哦,兄弟姐妹是一母所生的,你父母才是最重要的,这是中国文化观念带给我们的伤害,所以,学习从中国文化当中脱离出来,进入到圣经文化。

关于分离的原则,还有问题要问吗?处理情绪、矛盾,这种人际关系的时候,让自己和自己的情绪分开,不要捆绑成一个人。

CHUNTIAN      我清楚这个原则,但是,我觉得操练起来难度特别大,因为这个原则在牧师的很久之前的一次讲道之中,我就把这个原则记在笔记本上了。但是,我一旦遇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似乎就没有能力把情绪和自己真正的分离开来,我是在操练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道理明白,但是存在知易行难的问题。

牧师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也是所有人的问题,做不到怎么办?第一,做不到是正常的,没有人靠着自己做得到的,请不要太相信你自己,如果你说你做得到的,那时假话,因为圣经,罗马书7章18节讲,【我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保罗还加上一句,【我真是苦啊!】发出一声痛苦的呐喊。你很想做到,但是做不到,你跟保罗当时的心情是一样的,怎么办呢?

请记住,人是做不到的,而且,还必须承认自己做不到,如果你不承认自己做不到呢,就永远做不到;因为,当你承认自己做不到当时候,你至少可以为这件事祷告,你的配偶,你的家人,你的弟兄姐妹,你的牧师,你的支持体系,你的属灵的群体,会为你祷告;你从此就不再孤单了,你在做不到这件事上,你不再是独行侠,不再是孤独者。

我记得,我很早的时候就跟高传道讲这个道理,2004、05年的时候她就开始养成一个习惯,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她都把自己的软弱、不配、不足,带到教会的祷告会来,这是高传道生命改变的一个标志。以前她也是藏着掖着,因为跟她身边有一些姐妹的习惯影响也有关系,她们喜欢几个人搞一个小群体,在一个小阴暗的角落里面进行一些小的祷告,不让教会知道,活在阴暗之处,在北美教会里不少这样的人。

这样的话,生命就见不了光的,她教会的祷告会不参加,她们自己几个姐妹在谁的家里祷告,她们说,我们的祷告跟教会没关系,我们要有自己的祷告。我说,你们那时黑暗的祷告,为什么不在基督的身体里面见光呢?所以,这个在北美的教会里面蛮普遍的。很多教会的分裂,纷争,都在这点上。

高传道在某种程度上,是上帝把她从这一类的黑暗当中,拉到光中,从此,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来到教会祷告会中分享,我觉得,这是高传道生命成长当中,一个很重要的标志。从那一天起,我就发现她坦然无惧的凡事见光了,她的生命也充满力量,连疾病也离她而去了。

我认识她,帮助她,与她一同走天路,在2009年的时候,在一次祷告会或者是团契的时候,上帝感动我,我就跟她讲,在我的祷告中,神已经让你的病离你而去了。但是,高传道听不懂这个话,或者她听懂了,她也不敢不吃药,不打针,不敢去领受这个恩典,好像拖了两年还是三年,我忘了多少年,她才有一天突然间做了一个决定,也吓我一跳,她把她离不开的药,停了,以后不打那个针了。

是隔了六年吗?我想不到你隔了那么久,我以为是两三年你就得自由了。我是2009年跟你说的,到2013年,那就是四年,隔了四年,你做到了。

所以,哪怕牧师告诉她了,我说神给我的感动是,你的疾病离你而去,但是她也是听而不信,一步步跟着神走,四年以后神把她带上,从此不吃药了。医生也很惊叹,你怎么敢不吃药呢?她说,我靠着上帝给我的恩典,所以,高传道一直在见证神给她的一系列的恩典。她原来是残废、半残废、卧床不起,一步步走过来,这是她的信心成长之路,也是她的生命见光之路,这点也是非常重要的,凡事见光。

传统文化对我们的伤害是非常大的,所以,XUEFEN不要灰心,努力让自己的生命和圣经越看越亲近。CHUNTIAN 也是一样,立志行善由得你,行出来却由不得你,我讲高传道的例子,就是你也尝试把你自己的事情,能够带到祷告会来,带到门训的群体里面来,也可以尝试跟牧师沟通,让你自己成为一个不再孤单的人,在基督里,你有同伴,你有支持体系,你和你的弟兄姐妹可以一同为你祷告。(这是第一点,下面是第二点:)

尽你所能尝试去亲近神,当你去亲近神的时候,撒旦就远离你走了,亲近神有的时候很容易被我们变成一种规条,好像要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当然,要做什么也是必要的,但是做完以后又不能成为夸口,原则在这里。比如,我们要聚会,门训,祷告会,主日学,传福音,参与宣教,样样事都应该参与;

但是,即使我们参与了也不能成为我们的夸口,我们的资本,我们的本钱,我们挂在嘴边的言谈话语。亲近神,比如,灵修,祷告,其实一个每天写灵修笔记的人,写和不写,还是不一样的,这也是亲近神的一种方式。所以,鼓励大家尽我所能的去亲近神。

第三点,有一个向神交账的观念,听懂这个很重要。我们每一个人受造于神,其实上帝对我们这一生都有一个计划,都有一个期盼,都有一个想法。人信了耶稣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应该与神亲近,求问神对自己这一生中的目的、计划、意义、期望是什么?以至于有一天我们回到天家的时候,至少可以对神说,主啊,你托付给我这一生要我做的事情我做完了,好像保罗所说的那样,我当跑的路跑尽了,我当守的道我守住了,我今后回到天家去,我必要得着从天上来的赏赐,必有荣耀的冠冕为我存留,这是保罗的教导,也是对你我的鼓励。

如果你到今天还不清楚神对你这一生中计划、愿望、期待是什么,那我们可能很容易活到一个主不认识我们的地步,有一天我们见到主面的时候,主说我不认识你呀,那你想是什么观念呢?就是你从来没有想到要向神交一笔账,我们都是从神那里领受了一个账本,神就每天在天上看着我们这一生,每一分,每一秒,怎么活的,这就是我们的生命。

如果我们有一个交账的观念,我们就晓得,此生所行任何的事情,都是为了满足上帝对我们的托付,我要把这件事做好。这事做好了以后,我就能够活出上帝所赐给我的那份奖赏,因为我按照祂的心意去活,所以一个交账的观念,是我们生命当中不可或缺的。

LIANXUE     那天牧师给MUFEN作决志祷告的时候,牧师说的很入心,我一直在思考,“出躺平,入使命”。还有刚刚讲到的向神交账,也这几年经常会问到的一个问题,特别在疫情发生的时候,天天在家里面写灵修日记,天天读经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就是我这一生到底对祂有何交代?

师牧        感谢主!你有这个交账的观念是很蒙福的,起码你知道人生的方向有了,你人生的意义也有了。

Maggie      刚才牧师教导的把人和情绪分开,在平静安稳的时候很健康的去表达自己情绪的需要,然后我想到,当我们去例行这一切的时候,很平静的表达了,但是,可能对方的处境和状态,是他还是没有办法去承接,去回应,这个时候可能是要面临更大的功课,就是要自己回到神面前来,从神那里得到对情绪需要的满足。

所以,其实,就觉得人没有办法去从人身上得到期望的满足,最终的最终还是要回到神面前来的满足,然后再重新出发,去面对跟人的关系,还有跟自己的关系,所以这个功课的操练,我觉得是好大好难。因为人就在眼前,人的本能就想抓住一个看得见的人,你来满足我,你来回应我,而且又想当然的觉得,你是我的丈夫啊,你就有责任啊,所以要把这个观点去除掉,行出来,我觉得挑战好大。

牧师

怎么办呢?我提几个建议。第一是界限的原则,比如说,一个家庭有丈夫有妻子,通常来讲,丈夫作决定,要不要还房子,要不要买车,要不要买一个玩具,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可能是丈夫做决定;有些家庭也不一样,假设你们家是由丈夫做决定,换个日本车,换个欧洲车,或者美国车,等等。

当一个提议来到家庭的时候,通常有两个可能性,第一个是大家都同意就去买了;第二个是争执不下,你有你的意见,我有我的意见,对不对?当他的意见跟你不一样的时候,在你这里难免就会产生一个道德、伦理和价值观的批判,或者标准的差异;“你考虑不成熟,你比较卑微,你比较不属神”,这些东西一定会出来的。

这个时候你要记住,我Maggie不是上帝,我Maggie说的话不一定对,我有可能错了,要给神空间,就是你对圣经的了解有可能不是真理,只是对真理的一个认识而已,你必须谦卑的到这个地步。你的先生可能了解的,在你的理解中和观察中,和长期习惯中,他貌似可能不如你;但是,他也有可能超于你,因为有神;神也可能让他超过你的,神也可能借着一个不如你的弟兄,来彰显出高于你的旨意,所以,这都是可能的。

不要被自己一时、一处,过去的某些成就感,或者超越感,去对丈夫有一个覆盖式的,地毯式的毁灭,乃是给他一些生存的空间,让神在他和你之间可以动手做工,留一个空间给他,不然的话,他就可能没机会了,在你面前这辈子真没有机会了,他就是一个绝望者,就是一个没有盼望的人。

这个对你来讲很重要,你应该给他生命当中有机会,有机会超越自己,否定自己,让自己有机会成为一个帮助者,这是你随时随地要做好的准备,否则的话,他就一直在你的下面,他就很难走到你的前面,他就有一种自卑感,受虐感,被你欺负也很享受,这是一种病态的安全感;他其实在找安全感,但是因为你的一些比较强势的地方,他也闲懒了,不管了,算了,他就甘愿“受虐”,容易这样的。

这在心里学把这个归结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就是很享受,受到虐待的安全感,蛮普遍的。有个劫持银行的人,他把一些人当作人质,其中有些人质会爱上打劫者,你会发现有这种不正常的,畸形的情感的变化,在心里学上称之为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所以,尽量给自己,给他人一个生命成长的空间,自己超越不过去,但是神是可以的;让自己的家人,自己的配偶有一个超越自己的机会和可能性,这是非常重要的。

Maggie你跟丈夫多多少少已经养成某种习惯了,你说的比较多,他说的比较少,你可以尝试减少说,鼓励他多说,慢慢的让他所说的话,成为你们俩可以接受的话,这个是你可以做的。你也知道你是很能讲的,通常你说话,他也就不说了,所以,你也尽量养成一个让他说,他说完以后你反过来鼓励他,让自己成为帮助者,“你今天讲的很好的,你今天讲得很棒的,颠覆我以前的三观,我以前的偏见,都是我的不对,所以我以后要向你学习”,这种对话要常常应该出现在你们的言谈话语之中。

因为你今后回到神面前要交的账,并不是你多能说,而是你多么能够鼓励让他说,这才是你要交的账,做一个智慧的妇人;当你很能说的时候,在上帝面前就交不了账,但是,当你很能鼓励丈夫去说的时候,在神面前就有方向,就可以跟神说,你交给我的丈夫,我把他鼓励到城门口于长老对话,甚至也让他能够教导我,成为我的一家之主,我作为帮助者完成了你的托付,这是你要交的账,阿们?

智慧一点,要往这个方向走,而尽量远离过去的模式,就是Maggie你口才多好啊,多属灵啊,你看我先生,又不能说,又不能做,样样都不行,真卑微,真无能,真没用,哎呀,我多痛苦,我这几十年一直忍耐这么没用的人。你这里讲得很痛快,很爽,但是你跟神交不了账;你跟神要交的账就是,你鼓励他到一个地步,那才是你的使命和方向。

尽量不要陷入到[祥林嫂]的地步,“你看我多可怜哦,大家都来看看,我多可怜哦,我需要大家的同情哦,你看我有一个多没用的丈夫啊,上帝对我不公啊,世人那,路上的行人请给我拥抱吧,请给我安慰吧,你看我可怜到一个地步,我现在就是祥林嫂啊,所以,你们不可怜我,谁可怜我呢”。

这也是我们中国文化对女性的伤害,女性也习惯这种模式,就是逢人就说自己的不幸,或者把嘴巴关上,以冷战冷漠的态度来面对人生,这个也是很普遍的,为何不从里面跳出来,回归到上帝给我们起初的那份使命当中去;人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男造女,让男人做女人的头,让妻子做帮助者,做那个脖子,其实还是妻子厉害点,脖子不转动,头都动不了,这又是男人的功课。

男人是做决定,男人是做头,但是男人做决定的依据、标准,是妻子最大的益处,我多么希望你们的丈夫都在身边,都能够听到这样的话,你们就一同蒙恩纳福了,盼望他可以听录音,以后有成长的机会。

盼望你们都记住,活出来。今天讲的内容很重要,夫妻的关系,解决夫妻之间的矛盾,有什么样的原则,如何去培养这个原则,一个交账的观念,很具体的。

LIQIAN     我的问题很明显,我的先生他的忍耐和包容的度量是很大的,超过一般的中国男人,所以我们之间不太会有这样的摩擦和冲突,但是,我很不好,很糟糕;我知道圣经里讲的道理,但是我情绪上来的时候,我就会很明显的不能控制,我需要神来帮助我,但是我又不愿意这样做,我就像一个坏孩子一样,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子的,但是我还是这样子做。

昨天,我女儿的脚受伤绑着石膏,石膏里面塞着纱布,她就往外抽纱布,我跟她说过不能抽掉纱布,它是保护作用的,但是她可能不舒服就把纱布全部抽出来了,我看见了以后,我的情绪就不能停了,就一下子失控了,我就非常的生气就骂了她,妈妈已经跟你讲过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呀;其实,就是同意的意思,我就不断的去说,越说我的情绪就越失控,我就很凶,孩子就很害怕就哭了;

她那么一哭,就好像按了我的一个开关,我就更加无法控制我自己,我女儿的哭,就是一个开关,她不哭的话,我还好,她一哭,我就更加难以控制我自己了,以至于我就像疯了一样。后来,我女儿的同学敲我家的门,要来我家里面玩,我打开门,跟她说,你走吧,就把门关上了;过了一会儿,我开门看见那孩子还在,我就让她进到家里来了,然后我的情绪就慢慢好了点。

这样的情况,在我的生命当中,时不时的会发生,这样就伤害了我的先生,我的儿子,还有我的女儿。当冲突来到的时候,我的情绪发生到一个地步,我的身体消耗到没力气的时候,我才会安静下来;我了解到,我这种情况是一种病态,我不太知道我要怎样改变,虽然,我也知道要祷告,要依靠神,我在那个当下却不想去做,我处在分裂的状态;我的头脑知道,但我的身体没用办法做到,甚至故意不做,所以,我改怎么办?

牧师

你遇到的情况也算是普遍的,各个家庭也难免有这样那样的情况,你跟高传道聊得多一些,我大概也知道你的一些情况,坦率讲,没用所谓的灵丹妙药,没有一个读一节经文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也没有一个什么属灵的原则一遵循就什么问题都不见了,不会的。因为你所面对的情况,恰恰就是你属灵生命成长的时候的必由之路,都会经过;只是你今天会比昨天好一点,你的脾气,你的血气,突然间上来,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失控,看起来好像是你没有责任。

其实,你想一想,难道这不是你从小到大的积累吗?你习惯以一种突发的脾气,来表达你的价值观,表达你认为对的事情,你越突发,越突然,越猛烈,你那种公义感可能会越强,“你看,我都是为你好啊”,“你看,我多么敏锐抓住事情来提醒你”,“你看,你多么需要我的帮助啊”,“你看你多没用啊”,“你看你到现在还犯这样的错呀”,这些潜台词,在不知不觉牢笼、捆绑、控制着你。

既然你知道,那你就可以有一个尝试。每一个人都在走他自己的人生,包括我的女儿,儿子,身边的家人,任何人,他其实都在活他门自己的人生,你其实没有必要,为你以外的任何人,包括你的儿女发这么大的脾气,伤那么大的心,没有必要。因为,个人头顶一片天,人人都得活他自己的一辈子,你只是一个顾问,你只是一个参考,你只是一个陪伴的角色。

你,一不是上帝,二不是无所不能,三你也不是无所不知;很快,孩子一大就远离你如箭发射,这支箭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孩子离开就不会回来了。我16岁多,不到17岁就离开家,然后我再也没有回去,回家只是短时间的做客,很短的时间,以后就再也没有所谓的回过家。儿女的方向都是跟我们不一样的,说走就走,你也一样,对吗?每个人都一样,对待儿女的态度你就记住,珍惜每一天吧。

有一个标准供你参考。可能我们觉得儿女应该做一件对的事情,比如,考一个好成绩,拉好小提琴,弹好钢琴,重要吗?重要。考好成绩重要,拉好琴重要,对老师有礼貌很重要,在我面前做事很完美重要,但是不如一件事情重要,就是,你跟孩子的关系,比孩子要做的事情更重要,能听懂吗?我再讲一遍,孩子在你面前一个完美的表现:好成绩、好行为、好用功拉琴、好用功弹钢琴、好态度、好礼貌、给你长脸,这一切都很好,但是,不如一件事情更重要,就是跟他建立一个美好的关系。

儿女离开家以后的标准有两个,一是,他还时不时回来看你,还会主动来问你,“我可不可以回家看看你呀?”有这样的孩子要很感恩了。但是,可能大多数的中国家庭的孩子,一旦离开了这个家,只要有条件就再也不回家了;回想起这个家就感到可怕,大多数的原生家庭都是不好的,但是,难道每个父母都是大坏蛋吗?并不是,对不对?大多数的父母都是为儿女好,但是他什么不好呢?他就是唯独做了一件不好的事情,把跟儿女的关系搞坏了。

关系一旦搞坏,儿女离开家就再也不会回来,我指的是心里上的,社会的压力,家庭的压力,良心的压力,他不得不回来,他是回来了,人在心不在,你要哪一个?你要一个好成绩,还是一个好儿女?你要一个好关系,还是一段好表演?小提琴拉得很好,钢琴弹得很好,你要什么?智慧一点的父母,宁可要跟儿女有好的关系,而不要去太较真儿女有一个好的表现,甚至包括好成绩也不是那么重要。

你还记得你中学时候考试成绩对你今天的影响吗?什么你都忘记的干干净净了,什么都没有了,但是那个老师对你好,你还记得;父母对你好,你记得;某某人对你好,你记得;你丈夫对你说了一件温柔的话,你记一辈子,对不对?但是,丈夫对你苦口婆心指出你的错来,你能怎么快忘记,你就想怎么快忘记,谁会记住那些话,不会的。所以,你要想指出一个人的错来呢,你要用极高的艺术去表达。

我今天讲了对我儿子说的那番话,你听到的话,供你参考。我说,“儿子,你比我,在我跟你同样的年龄对待你爷爷的时候,我大不如你,我比你差远了。我当年让你的爷爷生气,头发都白了,我是一个很糟糕的儿子,很不好,跟你比起来差太远了。我为了这一生有你这么好的儿子,我心存感恩,我好想现在抱一抱你,表达一下做父亲对儿子的感谢、欣赏,可以给我抱一抱吗?”他就过给我抱一抱。

我说,我真的需要你的鼓励,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我大不如你,我现在回想起来,我对你爷爷好多的亏欠,好多的不足,我心存愧疚。我想安慰爷爷,爷爷去世了,我好想跟爷爷说一句感恩的话,鼓励的话,没机会了,子欲孝亲不在了,但是我心情难受,儿子给我安慰好吗?安慰一下爸爸。”

“你看你今天虽然有错,但是,比爸爸做儿子的时候好多了,所以,我要很好的欣赏你,鼓励你,感谢你。你可不可以跟爸爸一起感谢造我们的主啊?你看祂给我多大的恩典,给我的恩典远远超过给你爷爷的。我有一个好儿子,孝顺的儿子,乖儿子,你的爷爷没有;你爷爷没有那么乖,那么听话的孩子,我不怪,我不如你,我真的要好好感谢我的主”。

你说,我责备我儿子了没有呢?责备了,我责备完了以后,他留着眼泪,抱着我说,“爸爸,你是我的好爸爸,我永远不犯这个错,我永远不要让我的错误伤害你,你是我这么好的爸爸,我不忍心伤害你,我不再犯这个错了,请你相信我,我坚决不犯这个错,你为我祷告吧”,他就抱着我,我也抱着他,我们父子处理矛盾是这样处理的。处理完了以后,他也哭我也哭,他也爱我,我也爱他,多好啊!关系不要破坏。

但是,比较简单粗暴的方法是,“儿子过来,给我揍一顿,熊孩子,我以前比你好太多了。我又乖又听话,我的成绩都是满分的。其实我的学习蛮好的,通常我在人的面前都是提我自己不好的那一段,比如我四年级的语文36分,我五年级的数学寒假作业全是爸爸给做的,我提我软弱的地方,但是,我通常考试成绩好的地方,都不告诉别人。因为,我老夸我自己好,别人会自卑的,这是遭拉仇恨的,拉嫉妒,拉纷争,我何必呢,我卖自己的乖,还拉来仇恨,我傻呀。”

我尽量不提自己好的地方,要提就提自己不好的地方,不如他地方,他又被鼓励,他又被建立,我也不遭人恨,不遭人嫉妒。别那么傻,当聪明人当智慧人,永远处在一个低段位的位子上,把人抬高自己卑微,效法主,为门徒洗脚,为你的孩子洗脚,你的怒气就没啦,哪里还有空间发怒气?你的人生的目的,不是未来拆毁他,不是未来表明你多公义,你多了不起,乃是为了建立他,抬举他,让他在你面前显为高显为大。

你的卑微照顾了他,这才是你人生的目的呀,你的使命,你的目标,你的方向在这里,今后跟神怎么跟神交这笔账呢?神问你,你怎么建立你的丈夫,他让去到城门口与长老对话,我怎么一直没有见到你的丈夫来到城门口,他见到长老就躲,你可能问,为什么呀?那当然了,当一个丈夫在家里面一天到晚被老婆数落,这个也不行,那个也行的时候,他哪里还有脸面去见长老对话呀,不敢,自卑的很,然后,自惭形秽,觉得自己一切都是糟糕的,见到长老躲着走,不敢去挺起胸,昂起首。

“长老,我在这里,请问有什么服侍的岗位安排我,我要去服侍神”,这样的弟兄很难得到的,为什么?一查,大多数都是家里的妻子很少给鼓励,“瞧你的熊样,别在我面前得瑟”,妻子爱说这样的话。你说,哪个丈夫能够在妻子面前昂首挺胸。或者他就自傲,实在不行就扇你两巴掌,很多中国男人都是这样子的,拽呀狠呀,其实他是自卑,他用自傲的方式表达他的自卑而已,所以,做妻子要有智慧。

除了对丈夫这样,对孩子也是一样,重中之重是你跟孩子的关系,而不是你在孩子面前耍的威风 ,显的淫威,觉得自己什么都对,又有火气又有怒气,又凡事都是为你好,又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我要是你的孩子,我一旦18岁离开家,我永不回家,你想想,我们可能大多数的儿女都是怀着这个心态,不愿意回家,自己的家一想起来就是冬天,春风从来没有吹拂过我的脸,我每每回想起家园,家乡,父母,父老乡亲,就是寒风阵阵。一阵寒心的感觉让我远离他乡,永不回家,这难道不是我们中国年轻人的写照。

你看朱自清写父亲的《背影》,谁不是读得老泪纵横,泪花喷洒,讲了那对父子的关系,有沟通吗?没沟通,所表达的都是看着父亲的背影,而没有正面,面对面的表达[我爱你爸爸],没有,看见了父亲那份心疼的感觉,都是一个子欲孝亲不在的现实,很少有中国人实实在在在父母晚年的时候,好好的孝敬一番,很想孝敬的,父母不在了。

昨天,高传道去妈妈家,陪了妈妈一天,帮妈妈做了一天饭,她的妈妈93岁了,我跟高传道讲,我很嫉妒你,你怎么这么大的福气,妈妈93岁了你还在孝敬她,你太有福气了,你在拉仇恨,让我无言以对,这是我们的现实。我跟我的儿子讲,我是多么想对你的爷爷,我的父亲,说几句体贴温柔的话;在他当听的年纪我说得不够啊,哪怕是信了主了,我有好长时间对他的耐心都不够,回想起来心里面都疼,但没办法,这是我们中国人的现实。

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一生当中留下来的亏欠,所以,抓紧机会好好的孝敬,孩子在,父母在。当然,不是没有原则,不要那段脐带剪不断,理还乱,父母该守的界限也应该守。我的女儿还未满月的时候,我跟我的岳母讲,我决定不让我的孩子在你的身边长大,其原因是,你已经没有管教孙辈的能力了,你有管教你的儿女的能力,但是没有管教第三代的能力。这个能力在我和你的女儿身上,不在你的身上,你们就偶尔来一次,有个弄孙之乐就好,欢迎你们来我们家住,但是每次来,不可以超过一个礼拜。

因为超过一个礼拜,你会影响我管教孩子,我的孩子也会钻空子,让你们有一个第二司令部,第二权力中心,他就不会听我的话,我的管教就会受到影响。所以,我要限制你们来,一年你们来我家不得超过两次,每次不得超过一个礼拜。我跟你的儿女,你的孙女,我们每个月回去一次,我们之间是50公里的距离,每个月回去一次看望你们,是我们可以做到的。但是,有的时候如果忙,可能我们两个月回来一次,所以能够一年回家5-6次是基本的。

这也是今天我跟我的两个孩子的见面次数,他们一年回来也就是5-6次。女儿问我,“爸爸,妈妈,这个父亲节,我可以回家吗?”我的回答是,“女儿,谢谢你问爸爸,使爸爸心中倍觉温暖,你有一个随时回家的权力,爸爸妈妈欢迎你”,我们父母跟儿女之间的对话是客气的,你发现吗?有很多礼貌的,既然在这个世界做客旅,何不客气一点,别搞父母的高段位表情,对儿女也谦卑点,说话客气点。

然后,师母问,“儿子,你会回来吗?你会不会因为搬家很累,疲倦,不方便回来呢?也没有关系的”,师母也很高哇,师母不是责备,不是索取,乃是体谅,你不回来也是可以的,我们都体谅。儿子回答很简单,“我会跟姐姐一起回家”。我就这个时候说话了,“儿子,爸爸谢谢你,因为你的回家,使我们一家人有一个团聚的机会和恩典,我要向我的神献上感谢,也谢谢你”。就没了,这是我们一家人的对话。

年纪越大,儿女越大,父母讲话越要客气,越要礼貌,蜻蜓点水,不要泰山压顶。中国的父母一般都摆一个款,儿子回来不理你,臭小子,混蛋,通常都是这么摆个普,我不要上这个当,我不要上中国传统文化的当,我赶紧抓紧时间,抓紧机会,对孩子客气点,礼貌点,这是做智慧的父母。

LIWEI      我听了很有帮助,我要在生活当中去落实,无论对之间的父母,还是对孩子,抓紧机会。

牧师

今天讲到妻子、父母、儿女、人际关系的准则和应用的法则、奥秘,希望你们借着这些课程,都蒙恩纳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