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20录音笔记-两场成人主日学

第一场主日学:

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可能我们看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耶稣了,临在十字架被人钉的时候,仍然还有一个空间说,父啊!你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那我想耶稣知道我们了,上帝了解我们了,我们的本性就是一个没有能力以善胜恶的族类,这就是我们。所以耶稣来了以后,把谁是上帝,上帝是一个怎样的神,他的性情,他的属性怎样,活给我们看,让我们去效仿,这是我讲的第一个概念,这是关于以善胜恶,圣经中的见证、圣经中的记载,比较典型的就是耶稣了。

但是旧约也有很多,比如说约瑟吧,约瑟他是一个以善胜恶的典型,你发现没有,在约瑟的生命当中,你认真看看,作者记载他的时候,他几乎这个人是一个完人,这个人是一个没有缺点的人,所以他是一个彰显耶稣的样式,非常典型的一个样子,那也算是一个例子,就是约瑟的哥哥把他到卖到埃及,但是最后他以恩典来恩待他的哥哥们,所以他也是一个以善胜恶。

大卫也有啊,他被扫罗王追杀的时候,他躲在山洞里面,扫罗王进来方便、换衣服,休息怎么样,所以大卫是有足够的机会,把扫罗王一刀杀,一剑刺死。他就把扫罗王的衣服剪了一个角,在远处大声喊着说,我主啊!我王啊!我用这个行为告诉你,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可否不要再追杀我了呢?我今天,我要是对你真有恨,有仇的化,我今天可以动手杀了你,但是因为你是耶和华所膏力的君王,我怎敢下手!你知道扫罗王面对大卫以善胜恶,说了一句什么话呢?你的义高于我,换句话讲,以你的善胜我的恶。那个时候,两个人的胜败已经定了,所以,就是这个不容易,但是圣经也留下主自己的见证,也留下了如云彩般见证人,在我们当中所留下的见证给我们,这是我们都看的到,这是第二。

第一是圣经的记载,第二就是圣经的见证第三就是讲讲我们自己生命当中的应用。

我们往往的你发现没有,有两种倾向,一种是审判的倾向,什么意思呢?审判的倾向,我们的眼睛通常我们有一句话常常说,也不是我说,也不是你说,是毛泽东说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觉得他对待人性,特别是中国人的人性是非常了解,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真的是这样的,什么意思呢?就是你我都比较善用看见别人的错,看见别人的缺点,犯的罪,别人的傻,一眼就看透,我们有一个与生俱来的审判的眼光,专挑别人的错,这是我们的本性,从亚当夏娃开始的,每个罪人都有这个本性,所以当我们有这种眼光的时候,我们极少心中有一个怜悯的可能性,因为这根本不是我们的本性,我们的本性是看见人不对,就马上说,我讲的话我们大家都会很熟悉,某某错了,很多词就会如喷波而出的云彩,甚至如美国的黄石公园的热泉往上喷的,每十多分钟就往上喷一次,所以我们人的怒气、我们的审判,如火山喷发、如云彩喷波、也如喷泉往上喷,这是没有办法的,这是我们的本性,这是第一个人家还没有惹你,你就已经开始要审判人。这是我们罪人的本性

当人惹了我们的时候,通常你有没有发现,你生命当中哪一个部分先动呢?最先有移动,有位移,你想过没有呢?当有人惹了我们的时候,首先动的就是我们生命当中的情绪,我们火就上来了,一跳三丈高。谁能惹不起。我小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孩子,谁惹的时候,我就跟人家干仗,就觉得自己很公义,我都是对的,他不能惹我的家人,不能惹我的谁谁。所以在我们生命当中有一个我们貌似公义的邪恶在我们里面,就是谁惹了我,通常我的情绪肯定会出来。这两种倾向埋在我们生命里面很久很久了,从亚当开始埋到今天,伏笔一直在动。

面对这些东西,我们的生命该怎么办?这是第五个方面,面对这些事情,有几个建议我跟大家提一下。

首先第一个是当有人惹我们的时候,当有人得罪了我们的时候,当有人伤害了我们的时候,请记住第一件事情,不要做任何事情,先安静,当有人惹了你了、伤害你了,你先安静下来,安静的时候,你要祷告吗!祷告的时候,你可能跟神讲,清楚这件事吗,对不对,你安静祷告,接下来是什么,是你的信心要出来,信心出来做什么呢?神的这件事情,你知道,上帝你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有谁还能逃过你的眼目的时候,你都知道的,当你安静祷告,信心接受这件事情,神知道的时候,你的情绪会下来;当你没有安静祷告和信心交托的时候,信心下不来的。每个人没有这三样,都是情绪的俘虏,都是被情绪所驾驭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中,你要留意一点,就是说你要安静下来, 你要去祷告,你要相信一件事情,这件事神知道。

继续往下讲,既然神知道,他就必掌管,如果是一件神掌管的事情难道与他所爱的我们,没有益处吗?一定是与我有益处的这个应该是我生命当中,神赐给我的一个功课,让我去学习在当中得益处,这个是信心中的升华。你才有可能,就是有这种可能性,有人伤害你,你能不能安静祷告,能不能走进信心里面相信神,你知道这件事,神既然知道,他就掌管,神既然掌管,他一定在这件事上,神让我得益处,为什么呢?不是我说的,罗马书828-29讲的很清楚,神叫万事都互相效力,一定包括这件事了,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这几样东西,你经过祷告、安静、思考消化了以后,你生命可能就会另外一种光景就会出现了,出现什么呢?

第六点,你生命当中就有可能出现一块,原来根本不存在的爱的田地,爱的空间,所以这个就是我说的一个重点。任何一个你的敌人,请你记得任何一个在你的生命当中,在你的辞典概念里面,你将某一个人,某一件事当做你的敌人的时候,请你不要忘了,你一定要在你的生命里面为这个人留下一片爱的田地,这是一个属灵的常识了

我全时间服侍神,也快30年了,这30年当中,也有很多的经历了,也难免会有一些所谓的敌人、你的反对者、你的拆毁者,很多不同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会遇到的,怎么办呢?那我有两个选择,比较简单是,你给我一脚,我给你一拳,以牙还牙,最痛快就是这样子,最容易也就是这样子。如果是太远,打不到,也骂不打怎么办,我心里面咒诅一下总可以吧!这是我们很痛快,很容易完成的事情,但是这些事情你都做完了,你记住一件事情,你铁定没有平安的,平安就离开你了。

你对待你的敌人,如果你也用敌人对待你的方法来对待他的化,那你跟他有什么区别呢! 耶稣就讲这样例子,如果你不能胜过法利赛人的酵,那你跟法利赛人有什么区别!没有区别,我们被分别为胜,能够成为上帝的儿女,难道不是正是在最难爱敌人的地方,见证出我的生命里面竟然还有上帝的爱,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人是不可能的。我有的时候,原谅了一个我所讨厌的人,我都很惊讶,这个是我吗!按照老我,我恨不得打他两下。

第二场主日学: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做笔记是一个好的习惯。

高传道听道的得着:我刚刚听讲道的时候,昨天第一堂崇拜的时候,我还没有那么多的感触,那刚刚再听一次讲道,讲到第三大点,讲到顺服主心意那里,那个第二小点,愚昧不知的少打,那牧师举得一个例子,就是扫罗跟大卫,他说这两个人的例子,是少受责打的最好写照。原先我不是很理解,牧师举这个例子,你没有展开,让我们自己去想,我们有不知道的,当受了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那扫罗王,他就是连死亡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其实这是他的结局;那犹大的时候,他的结局是自己去上吊。等于就是说这两个人都是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那他们所犯的罪呢,牧师你是用这两个人对自我生命的结束来看待就是说,他们等于没有被神责打,我的理解是说其实这份责打,他们看来没有被神责打,其实是他自我结束自己的生命,在我看来这是一份最悲哀,最严厉的责打吧!就是说他就是选择永远的与神隔绝。从表面上看,他是少受了上帝的责打,他其实是用自我责打的方式来结束自己,我的感觉就是说比少受责打来的还要严厉,还要可悲,这是我感到我觉得一种很悲哀的,一种自我与神隔离的,永远的隔离。

牧师:这里面有一个价值观是需要我们去明白的,什么价值观呢?就是被神责备,被神责打,是一份恩典。如果是这样子的化,希伯来书说神所爱的 ,他才管教,神所爱的多的,他才管教的多,他才责打的多。大卫、摩西他也责打的很多,向这样的被神重用的人,保罗被神责打的很多,凡事被神责打、被神管教的都是神格外的疼爱,所以我们就要有一个价值观,当神的责打、管教临到我们生命的时候,作为上帝的仆人和使女应该引以为喜乐,引以为欢喜快乐。因为大卫说,我宁肯落在耶和华的手中,就是我宁肯被他责打,我也是感到甘汁如饴,因为我看到了永远的价值,这个是我们的核心价值观。

如果在这种核心价值观之中,我们去观察一下,就是扫罗王和犹大,他本来可以不需要这样子结束他的生命,假如他让那个亚玛力人你把我放下来,把我押解到大卫王的面前,我猜他的结局远远比他后来的结局好太多。大卫不可能去把扫罗王给杀了,我觉得大卫也会恩待扫罗王这一家人,当然他以后所受到的责打不会少,但是他毕竟成为神所管教,神所疼爱的一个人,但是他没有把这个机会给神,他就自己做了一个生命的主权,他是少受责打了,但是少受责打难道就一定好吗,不一定,所以这个价值观的交换我们需要去考虑,至于他是不是永远与神隔绝,我不能下这个结论。

犹大也一样,犹大本来犯了这个错,犹大卖主的错和彼得逃跑的错没有分罪的大和小,都是罪,对不对!彼得结局是回来找耶稣,当耶稣来找他的时候,他认罪了,他涌向耶稣,他拥抱、选择耶稣了,这是彼得的选择犹大没有,犹大与彼得都犯了罪,但是彼得的选择是回来向神认罪悔改。但是犹大没有,犹大甚至和扫罗王一样,把生命的最后机会也不交给神,死死的抓在自己的手上,我的生命我做主,我的生命我决定,这一下就完了,所以他的问题就是他受到的责打比彼得少啊,但是你受责打多,难道是坏事吗,不一定是坏事。所以你的价值观要从这里开始扭转,不要怕神管教,不要怕神责打,由神来的责打,由神来的管教都是恩典,所以当我们上帝的仆人,上帝的使女,属神的人临到上帝的管教的时候,要引以为喜乐,引以为感恩,主啊!感谢你,你不撇弃我,你还仍然愿意来管教我,我凡事谢恩,凡事出于耶和华的,我都欣然领受

我们生命当中常常会经历一些困难,常常会经历一些就是没有办法,我们有的时候,可能生活上会遭遇一些难处了,无法逾越的困难。我其实就受了很多这样的困难,你有空听我讲我个人的见证的话,那可能真是很多人都觉得,这样子你还服侍神呢,别服侍了,可能会很多遇到这样的事情,但是当时我就跟我的好朋友、家人、我的亲戚讲,我说人不管怎么伤害我,得罪我,但是我的主、我的耶稣对我的爱,却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爱,我对耶稣永远不改变,不管人怎么对我,我对耶稣的爱,我这个决定,选定了,我不改变。

今天讲到在国内不容易当一个基督徒,这个是真的,很真实的,整个大环境都是一个党的文化、都是一个国文化、都是一个民族主义的文化、都是一个包括基督教在内的所谓的外来东西都当做帝国主义的糟粕,那么去看待,大环境就是这样子,一个基督徒在这个环境里面去做一个上帝的儿女,孤单、可怜、没有朋友、也没有党所给你的前途、你也不容易升官、也不容易发财、也不容易并入贪官污吏跟他们在一起,你的这个机会都没有了,你有的是什么?有的就是忍耐、等候必得盼望忍耐、等候必得上帝的赏赐。有的时候这种困难,也是上帝给的,上帝赐下这样的困难,有的时候也是某一种形式的责打,他有的时候也责打我们这个民族,也包括我们在内也一起责打。

你想想今天中国的社会,中国的现状,难道不该被上帝责打吗!该的,被上帝责打说明上帝爱中国人,如果上帝的责打在中国人当中没有了,对整个中华民族是一个任凭,那中国人就可怜了,我反倒觉得当有一些管教,甚至有一些刑罚、咒诅临到我们这个民族是好事,让我们这个民族能够醒悟过来,明白我们需要在真道上醒悟过来跟随神,离开了上帝你是没有盼望的,一点盼望都没有,离开了上帝,离开了耶稣,我们整个中华民族就是绝望的,这是真理,一点办法都没有,就是论事,不是哪一个人。

有些人喜欢指的哪一个人,你是一个大罪人,是一个大的坏蛋,我不说这样的话,我要说大坏蛋的时候,包括自己在内,我们都是大坏蛋,我们都是大罪人,应该都是这样子,自己包括在里面,所以我觉得上帝对我们中华民族很多的责打、很多的管教,是因为上帝深深的爱着我们这个民族,爱着我们中国人,所以给我们的管教很多,让我们看见我们身上这么多的道德上的亏欠,这么多的道德伦理的沦丧,大家眼睛都看的到的,这是上帝的光在光照,让我们看到今天的道德不见了,伦理没有了,良心被狗吃了,我觉得这反倒是一个盼望,我最怕大家看不见这个,那就完蛋了。今天我们看见我们这个民族真的需要在上帝面前悔改,归向上帝,这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唯一盼望。中华民族的唯一盼望不是四个现代化,也不是去别的国家做战狼,也不是到处去惹事生非,也不是到处到全世界各个地方去秀肌肉,也不需要造300多个战船,去跟别人比武术,没有那个必要。中华民族的唯一盼望就是来到上帝面前悔改,归向上帝,你会赢得包括全世界人民在内的,每一个人真正从内心深处的尊重,这是上帝赐给中华民族的奥秘

什么时候中国人全体或大多数人来到上帝面前呼求上帝的名,我们要悔改,我们要归向耶和华,那中华民族会在这个世界之林留下一个荣耀的痕迹,蒙神悦纳的足迹,这是中华民族唯一的盼望,所以今天每一个相信上帝的中华儿女都是为神所用的贵重的器皿。上帝让我们在这个空虚悖逆的时代,为他发光,为他做盐,甚至可能有一天我们会舍命,有一天我们会被逼迫,有一天我们会受到牢狱之灾,受到生命之狱,这都有可能,但是这一切都是有价值的,我们除了把自己的生命在上帝面前活清楚,活干净,活好,其实我们也在为我们这个民族做那块垫脚石,做那块青衣板,做这个民族的脊梁,这是我们在神的面前所活的光景。

所以鼓励在国内的弟兄姐妹,遇到逼迫不要怕,遇到孤独不要慌,遇到死亡也没有什么可恐惧的,没有人可以夺走我们的性命,罗马书8:35-36讲的很清楚,世间没有任何事情能隔绝我们跟耶稣基督的爱,你相信上帝没有人可以夺走我们的生命因为我们的生命是永生,在这个世上短短几十年,不是我们的生命,只是我们的寄居之地而已,我们真正的生命在天上。当然我讲完这个东西并不是鼓励弟兄姐妹,跑到枪口上去碰,来杀我,我是基督徒,我就是反对这个,这不是基督徒的目的,基督徒的目的就是活出上帝的爱,包括这9300万的共产党员在内,也是基督徒所爱的对象,也是需要为他们祷告,为他们祝福,这是上帝儿女做光做盐的奥秘。我们这么爱他,他还要杀我们,他就显明他在上帝面前的亏欠与罪孽,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不要受任何事情的控制,无条件的爱我们身边的人,所以这就是上帝给我们神儿女的使命、托付,我们活就活这个生命。

问:做一个有忠心,有见识的仆人,目前的环境是依靠神,不是依靠法老,大环境可能有好的时候,也有坏的时候,您刚才说忍耐、等候上帝的时间。今天听道,第二个关于行善和行恶的问题,加尔文说到当爱你的仇敌,这个不是劝勉,乃是一个诫命,那么就是说当爱你的仇敌和神的审判,神在圣经里面也讲到,那么当爱你的仇敌与仇敌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牧师:不容易划清这个界限,我们的基督徒往往在这点上会把界限给混淆,就是说上帝审判,毫无疑问就是真理,但是上帝审判,不代表我们要去审判,上帝没有把审判的权柄交给我们,上帝把爱仇敌的使命、诫命托付给我们,但是我们爱仇敌,我们原谅人,不代表上帝不审判人,包括我们也在内也上帝的审判之中。对于我们来讲,口中不要去咒诅人,口中不要去审判人,这个不讨神喜悦,当你去审判人的时候,你就跨越了神人之间的界限,审判是从神来的,但是我们常常因为自己受了一点委屈,我们就会说这个人当受审判,这是我们常常会做的事情,我不审判你,上帝必要审判你,你凭什么替代上帝呢,你的使命是爱你的仇敌,你有什么权柄跑去审判人呢,你没有这个权柄。

所以爱仇敌,加尔文说是一个诫命,是对的,耶稣说当爱你的仇敌,他说旧约有人说,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但是我说爱你的仇敌,打你的左脸你给他右脸,这是打左脸给右脸这个概念并不是说好像人类多么的软弱,其实打左脸给右脸是极其的刚强、壮胆,他在把仇恨律给扭转和转化。你想想,中国的武术打拳设计是什么样呢?就是你打我一拳,我就回你一掌,你踢我一脚,我给你几个飞脚,有来无往非礼也,拳击基本上就是仇恨的互动、杀戮的相互的关系而已,所以你想一想,当你去打完人一巴掌的时候,请问你的心里面在期待着什么?你右手打完一巴掌,你左手马上就会抵防别人给你一拳,你马上就会把拳隔开,这是你的期望。但是打左脸给右脸,打右脸给左脸,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当你打完我的左脸之后,不但我没有打你,我把右脸转过来,意思就是说,哥们,这边还有一张脸,你要不要打,你知道打完人以后,如果对方没有打你,反倒把脸递过去给你,你是惊慌失措的,你的整个网络、你的整个仇恨系统就被这个动作给摧毁了,把化解了,仇恨就不见了,仇恨就被这个耶稣的爱所释放掉了。

你看耶稣怎么对待他的敌人呢?人家对待十字架,他跑去跟上帝、跟天父祷告,他说父啊,你赦免他们,因为他们做的,他们不知道。拜托这是多么强大的力量,钉他的人手都会发抖。我在钉你,我在期望你对我发出咒诅,上帝呀,天父呀,钉我的那个人好好的记住他的样子,你以后你咒诅的时候,他祖孙十八代都咒诅掉吧,这是人的期望。但是耶稣把仇恨律、死亡率给粉碎了,他说父啊,你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如果我是钉耶稣那个人,我的手都发抖,我怕呀,我说这是什么人呢,怎么没有仇恨呢,怎么不图报复呢,怎么不来杀毁我呢,他反倒来爱我,这是一个什么人呢,如果这个人有这个冷静的机会,这个人会羞愧难当。我猜当年那几个钉耶稣的罗马兵丁,可能最后的结局是信了主,我猜,没有历史学的凭据,但是我觉得这个耶稣讲的话太有能力,今天的基督徒就要活这个能力

你知道北欧在过去1000多年前,是一个海盗的国家,公元1000多年前,全是海盗,打遍天下无敌手,从北欧、意大利打到罗马,打到地中海,整个大西洋沿岸厉害的不得了,最后怎么样悔改,怎么样改变的呢?我告诉你,他们拿了一个刀,杀到了法国,马赛港一个白色的教堂,杀到过去的时候,就发现有一个全身穿着白袍、白胡子的一个老人家,对着他们充满着笑容,还给他们祝福,祝福拿刀杀下去之前,这个老人家还带着笑脸,他觉的很奇怪,回到挪威,跟北欧的海盗大王去报告,大王不好了,有事发生了,大王说发生什么事啊,他就把这个过程跟他讲,大王说哪有这样的事呢,我杀你,你还祝福我,我还对你堆满了笑脸,不可能的吗,海盗下一次出海的时候,带着兵就跑去了,也拿着刀,冲啊,杀啊,也跑到西欧某一个国家,好像也是法国,然后他看着那个白房子,神父带着一群诗班员和神学生们,就在教堂门口,跪在那里赞美神,当海盗来的时候,他充满笑容对着海盗,你要杀,我也爱你。海盗王走到神父面前,手发抖,走到面前,他的刀就哗啦掉在地上, 他一下子就跪倒在神父的旁边,他在面前说,你生命中的道胜过了我手中的刀。你以为北欧的海盗这么凶悍的人靠什么悔改呢?难道是靠罗马兵丁拿着刺刀去把这些人收拾好,最后全信耶稣吗,不是的,这些人是被上帝生命的道胜过了他手中的刀

今天你看看我们中国,作为中国人该理解,外国人我们不了解,我们自己中国人该理解,是一个充满了悲情、悲悯、伤害的这么一个民族。从1840年以来,一直受外国帝国主义的欺负,订不平等的条约,我们就在这个教育当中长大的,整个中华民族都受遍体鳞伤的伤害,充满了这个伤害,习近平见川普的时候,就跟他讲这段历史,他说你要理解我们中国人在这100多年间,一直受你们西方列强的欺负,大家都有一个要复兴中华,站立起来,讲白了反过来欺负你们一下,我们才解这口气,这是中国人。别人不理解,我们自己该理解,我跟那些外国的朋友讲,大多数老外,对中国人不理解,总觉得我们这个民族是一个怪物,总觉得我们这个民族好像那么多的战狼,我说你不了解中国人的情绪这100-200年的情绪积累在这里,一直受你们欺负,到最后稍稍有一点武器了,我造300多个潜艇、导弹、核武器就希望跟你们能够分庭抗礼,这是中国人的情绪在这里。

所以,当我们这些信了耶稣的人,在国人的眼中就容易被人认为是帝国主义的走狗了,好像不爱中国人了,好像是跟中国人没有同心同德了,很多的误会就从这里来。因为谁又有几个人有这个见识,有这个智慧、能力,把所谓的帝国主义和基督教分开呢?有这种能力的人不多的,有这种见识的人也是很少的,对不对!基督徒当然有这个见识,也不一定,有一些也是在情绪当中搅在一团。

所以我作为中国的基督徒应该做一个和平的使者,应该做一个理解的桥梁,应该做一个生命的代价,为了这个民族我们应该多付上我们生命、祷告、爱心、摆上、服侍的这个代价。而不要用一个轻蔑的眼光看待国人,不要用一个好像我比你高,我是基督徒,我跟海外的人有关系,好像有什么了不起,不要有这个骄傲的心,乃是拥抱自己的国家,拥抱自己的人民,拥抱自己的还没有醒悟过来,暂时还没有见识的国民、我们的同胞,尽量用爱心将他们挽回,活出我们的见证出来,我条件的爱他,不管他们说什么,就是一个无条件爱心对待他们就好了。

如果觉得很难处理这个关系,你就把他当做你的仇敌好了,圣经吩咐你要爱仇敌,你就没有话讲了,有的时候,我们分不清这个界限,是我的同胞,还是我的亲人,不是仇人就没有办法爱了,其实简单一点,就把他当你的仇人算了,那圣经里面就有一条诫命,就好好的爱他就好。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上帝会掌王权,居首位,难免会有一些人受到上帝的管教、咒诅,刑罚一定会有的。这个过程当中上帝有他的主权,他自己要行他的奇事,我们说不了话,但是我们的心就是无条件的爱我们的同胞,爱我们这个民族,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我们中华民族蒙上帝的祝福,能够得着上帝所赐的永生的福气。否则有一天,几十年以后,那你闹吗,最后死路一条吗,没有上帝的人生,最后的结局就是死路一条,那区别就是在死路一条之前,发了一些情绪而已,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你既然把问题想透他,你就需要知道你的使命在哪里,你就不需要去那么介意,他这么说我,我又孤独、受苦了,没有必要的,我们的生命蒙神上帝的呼召,就是活这个生命,就是活一个孤单的生命,耶稣最孤单;就是活一个受苦的生命,耶稣为我们受苦;就是活一个付代价的生命,耶稣背负了我们的代价。

所以这个区别,第一是一条界限,第二是一个使命,第三是一个持守。回答一个问题,我分三个方面讲。

问:关于不同的信仰,我们怎么去用一种最好的方式,来让他做一个选择呢?

牧师:你要有忠心,你要有见识,要按时分粮,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当你成为一个传福音的人呢,你自己要成为一个有见识的人,那他们所读的书你要读,他们没有读的圣经,你更加要读。在门训上你要接受装备,你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懂得怎么去思考,如何去分辨,如何去表达的人。那我今天就跟你简单讲几个骨架子,帮助你了解大概的概貌应该怎么去分享,详细的你要回到门训中来接受训练、栽培,你要成为一个忠心、良善、有见识、而且还能够去按时分粮的上帝的使女,好不好!

首先,我先跟你讲佛教,佛教是一个很伟大的学说,佛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哲学,但是佛教的原教子最早它并不是一个宗教,那你如果读读佛教的历史,释迦摩尼,所谓的佛祖在菩提树下一坐就是六年零七个月,然后有一天他站起来,他说他觉了,他悟了,觉悟什么呢?因为他只要放弃、扬弃他过去所执著的两个问题,他就成佛了,佛是怎么写呢?一个单人旁,一个弗,弗是否定的意思,对个人的自我否定,其实就是佛的意思,其实就是觉悟的意思,那两个问题是什么问题呢?我贵为王子,为何生命的结局和这些乞丐一样呢?他不明白。第二个问题,为何众生如此的不平等,有一些人是王子,有一些人是乞丐,为何众生如此呢?就这两个问题他百思不得其解。他一坐6年多,他有一天起来说,我如果放下我的执念,我就达到一个佛的境界,佛原来是一个梵文,这个字原来没有的,是中国人重新造的字,佛是新造的字,所以佛字的本身就是一个符号,其实是一个外人对佛教的一个称呼了,佛教对自己的称呼就是菩萨,彼此之间的称呼是称呼人是菩萨,大菩萨,小菩萨,一个觉悟者被称呼为菩萨,观音有52个变身,其中有几个是女的,中国人领受中取了一个女的, 在印度是男的观音,这个都是旁枝末节。我回头讲这个主要的枝干,佛教此时此刻,仍然是一个哲学,不是一个宗教,但是佛祖会死吗,佛祖死了以后,当时两大派弟子在争这个权柄,争谁为大,结果得胜的这一方,是有印度教背景,就把所谓的原教子,原来跟随释迦摩尼的那群哲学家们,哲人们全部给杀光,只剩下有印度教背景的人取代了佛教的原来的哲学样式,把印度教的宗教色彩带进了佛教,以至于佛教开始染上了宗教色彩,其实佛教讲的涅槃、升华、轮回最早的根源从印度教来,还不是佛教的东西,佛教原来只说否定自我的执念、放下执著,本来是一个哲学的东西,等印度教的教徒来到的时候,把印度教的宗教色彩和原来的哲学形态结合起来,这个时候,在印度教就成为一个小乘教法,受到印度教的影响只有贵族,只有一些僧侣这样的人士才能够信佛教,那个时候称之为小乘教法,中国人去印度取经吗,他取的什么呢,取的是大乘教法,大乘教法和小乘教法的区别就是人人皆可成佛,原来只有贵族和僧侣才能够信佛,现在只要你愿意,人心像佛,都可以称佛,所以人人皆可信佛,人人皆可成佛,大乘教法是这样子,那这个教法其实对当时的唐朝很大的吸引力,印度的这些僧侣跑到唐朝去传福音,李世民一听,这个好啊,如果各个都成佛了,不都是乖宝宝 了吗,就不要来反抗我,他自己是农民起义,夺了政权,当了皇上,如果全国人民都当菩萨,都信佛了,那我的位置就好坐了,他就叫唐三藏结拜兄弟去取经回来吧!西游记讲的很热闹,真实是他把经取回来,取回来以后,唐玄藏所翻译的佛经是很优秀的,他把梵文翻成中文,中文翻成梵文,来回折腾了7-8遍,还是原来的样式,文学宗教造诣很高这个人,传回来以后,整个唐朝成为一个佛教开始广传。

因为这个机会,基督教也因为这个缘故来到中国,你去西安看碑林,有一个大秦警教碑,上面就讲到了基督教,但是因为唐朝的时候,基督教、佛教太兴旺了,所以这个时候把基督教来到中国的特色本土化,所有的传道人、牧师、神父都是前面加一个僧侣的僧字,僧保罗、僧彼得,都有一个僧,用了这个佛教的文化理念,因为太进入文化了,结果大家就分不清大家是佛教,还是基督教,所以本土化要,但是不能失去原来的本色。

好了,当这个大乘教法在这个世界各地广传的时候,也遇到一个新的问题,因为宗教只要去到民间,一定会产生民间宗教的混淆,中国很多的民间宗教都是由于这些不同的宗教来到之后,有土地庙,山神,树神,满天都成佛,每个人一看道教的吕洞宾表现不错,那吕祖过来吧,到我们庙里坐一坐,也封你一个菩萨,关公封不了了,关公怎么样也是一个人,进不了庙,站门口吧!很多庙门口站了一个关公,拿一把大刀,替佛教看门口,所以这个时候,佛教徒也发现有问题了,所以从大乘教法开始往前走的时候,开始进入到一个所谓的禅宗,禅宗的阶段你没有读这个历史,你看我们中国有一个故事叫济公,听见没有,济公其实也是尼泊尔一个得道高僧来到中原传禅宗,一个电影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只要出家人多行善事,不必拘泥于小节。你看济公穿的破破烂烂的,又有能力,拿一把破扇子,他讲一个什么观念呢,不一定非要到寺庙里面修道成佛,在世间也可以,为什么不能喝酒吃肉呢,何必拘泥小节呢?禅宗过来讲看中内容,不要看中形式,这个禅宗对中国的影响很多年。

那再往前走,走到现代佛教的时候,其实现代佛教向基督教学了很多东西,以前的佛教是远离世界,是一个离世的宗教,基本上信了佛,就进深山老林了,每天敲斋、打锣,念念经,就此一生了,但是这现代佛教已经不单单是去深山了,他是来到了重新出世了,再入世,现在开始佛教也有赞美诗了,佛教开始有一些手机上的咒,你就得到一个什么样的功德。它有一些学基督教的出世入世观,当然它有一些混淆,它基本上见人逢人就称是菩萨,见到人就是菩萨,我有的时候经过一个佛教徒的一个群体吧,他们会说王牧师菩萨来了,我说我是牧师,不是菩萨,我们不一样,不要把我跟你们混淆,混为一滩,混淆不清。这是佛教我简单的讲,大概就讲一些基本的情况,详细谈就有很多的内容,你自己要读很多书了。

我现在就给你讲一个如何去分辨这些佛教、道教和基督教的区别?世界宗教统计局是把所有的宗教划了一条红线,中间的标准是什么呢?是启示性宗教和非启示性宗教,我们圣经有一本启示录吗,所以基督教是一个启示性的宗教;那佛教就是一个非启示性的宗教,为什么这么讲呢?方向不一样,启示性的宗教是从神往人的方向走,由神来对人说一句话,说我是上帝,我创天造地,我拯救世人,我要审判万有,基督教的方向、圣经的方向是这样的,他是由神向人启示,开启他的真理。

佛教道教其他有关的宗教,包括印度教在内,它属于非启示性的宗教,它是从人往神的方向走,人的心里面像释迦摩尼似的感觉好像有神,觉得这两个问题需要回答,他在问上帝,问上天,问神吗,他又不认识神,但是问神,所以从人的方向往神的方向去摸索、去走、他去默想、去打坐,去帮人一忙胜造三极浮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土,他用尽他在这一生的善行,往神的方向走,他的期盼就是人能够做好事,做到某一个地步,达到上帝的标准,以至于有一天上帝称他为佛,称他为菩萨,称他为可以升入天堂的这么一个地方,这是他的期望。但是有很多佛教大师,我跟他们都是好朋友,我就问他们,请问你要做多少件好事,行多少件善事,你才能够达到佛祖对你的标准呢?他说我不知道。我说的第二个问题,请问你怎么面对你内心深处的污秽、肮脏与罪孽呢?他说佛教不处理这个问题,我们四大皆空,我说你空了吗,我说你真的空了吗,我说你当了和尚后,你想过女人没有呢,想过,他老老实实的承认,想过女人;我说当有女施主来到寺庙当中的时候,你心里面动的念头是怎样呢?他说我动的淫念,我动了不好的念头,我说那你怎么处理呢?他说我赶紧去敲斋、去念经,我说那结果呢?他说我晚上还是睡不着觉,晚上女施主走了,我心里还是装着她。我说这是基督徒讲的那个罪了。

他说你们那基督教怎么面对呢?我说我们基督教很简单,首先我们承认我们是一个罪人,我们接纳我们就是一个罪人,亚当夏娃犯了罪,世人都犯了罪,罪就入了世界,人靠自己没有盼望,没有人能够胜过罪的念头,男也好,女也好,心里面都是充满很多的污秽、肮脏、淫念都会有,这个时候我们却有一条出路,向耶稣祷告,求圣灵带领,求上帝的赦免。我们胜过罪孽的方法,就是上帝对我们的赦免,如果上帝不赦免,我们人是没有盼望,没有能力的,所以当我们来到神的面前的时候,来祷告,主啊!我是一个罪人,求主赦免我,求主洁净我,然后你的生命渐渐的与主越来越贴近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和你的昨天是不一样的,生命会改变的,上帝答应我们,生命会渐渐的改变,如果我们生命一直不改变,说明我们跟上帝没有关系。如果你要想生命有改变,你首先要跟耶稣有关系,你要每天灵修,祷告啊,你要求神洁净你,你要有教会生活啊,你要做主的门徒,然后你的生命你会发现今年和去年是不一样的,今年和十年前也是两个人。

我回想起我自己从小到大,我脾气是很暴躁的,我妈妈说我是老虎屁股摸不得的,火冒三丈,谁都不敢惹的。从小到大,我喜欢打架,谁都怕我,但是信了耶稣以后呢,我爸爸说我,以前说都不敢说你,现在谁都可以说你,说你吧,笑脸相迎笑脸相送,就过去了,我发现好像你不是我儿子了,你哪里是我儿子,长的样子变还是一样,但是里面变了,江山易改,本性移。看来你的耶稣是真的,还真能把我儿子改了,变了。所以当你生命多而又多的与神相聚,与神相合的时候,生命是有一个改变的盼望的,是有这个可能的,并不是代表我就完全了,我只是比我的昨天好,比我的过去好,这是带给我们的盼望。

第一我们有一个永远的主、永恒的主、全能的主;第二我们有一个跟随主的道路,有一个跟随依照圣经的真理,我们有上帝,有道路,真理生命,我们有一个见证,生命会渐渐的离主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像主,这是我们的盼望。如果说我们改来改去,我们的生命还跟过去一样,那真没有盼望,其实在我们身边很多很美的生命,并不代表他的完全,乃是他跟他的生命过去相比,他是美了,他是很好的。

我刚才讲我的见证,我爸爸打我,就是拿一个棍子对我的屁股、大腿一顿毒打,上面有钉子,他都不知道,我是遍体鳞伤啊,我是从小到大,被爸爸毒打长大的。等我面对我儿子的时候,我不打他,我打我自己,这是我生命的改变。我打儿子,我不打他的身体,打他的心,让他知道他错了,所以儿子抱着我哭,说爸爸我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了,因为挨打的不是别人,是你,是我的爸爸 ,谁敢打我的爸爸,我跟他拼命的。他跟他的同学讲我爸爸真坏。其实上帝也很坏,打我们的心啊,也是让我们悔改,我们每个人谁不是被上帝打了心,才悔改,打身体是没有用的,人是很悖逆的,很顽梗的,谁怕谁,了不起死了算了,但是上帝打我们的心,我不忍心伤害那么爱我们的主,这是我们生命改变所结出来的果子。

所以这个世界宗教统计局就划下来一条线:启示性的宗教和非启示性的宗教,那基督教是一个从神往人的方向启示性的一个宗教;而佛教、道教相反,都是人心里面有一个感觉,往上帝那里走去,走的时候,也不知道方向在哪,路程有多远。

那我简单问一下一个常识,假如在你的家里面,有一个小蚂蚁,有一个蚂蚁窝在你的花园里面在开会,说今天晚上把小白兔蒸了煮了吃了,你是学昆虫的,你听得到动物开会的声音,还听懂了,你买来药,毒死了这些蚂蚁,死后还跺上一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请问蚂蚁找你容易,还是你找蚂蚁容易呢?毫无疑问,是我们找蚂蚁很容易,蚂蚁被撒了这个粉,可能永远找不到你了,它没有能力找的到你。那同样,请问我们找神容易,还是神找我们容易呢?毫无疑问是上帝找到我们是轻而易举,我们找神是难上加难

所以启示性宗教和非启示性宗教的理性判断,哪一个更加可信一点呢?你可以跟他讲这个道理,还不是传福音,讲这个道理而已,那你自己做一个决定了,你觉得哪一个可信度高一点呢?你可以跟他谈吗,然后再跟他谈到底我们信的上帝是谁,你的见证,你也要有你生命改变的见证,我的过去是怎样的,我的今天是怎样的,我的丈夫可以为我做见证,我的孩子可以为我做见证,我的父母可以为我做见证,我的生命的改变告诉你这是一个有盼望的 ,我生命的确改变了。所以一个传道者的基本前提是自己的生命要亲身经历这个道,亲身经历这个真理,以至于你有一个鲜活的见证,有力的见证,你传福音的时候,你才有力量,否则在这一天以前,听道以后,默默的为他们祷告,默默的装备你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心中有道,心中有爱的人,生命有力的人,你才能把福音传出去,否则你很难传。

我在1993年到何钊所在的城市去传福音,在挪威中一个城市叫特隆海姆,那个时候我刚刚出来传福音,93年的9月份我开始全时间传福音,教会就帮我买机票,我就跟教会讲,我只要一张机票,其他我要靠福音养生,这一年我要亲身经历一下上帝是不是一个又真有活的神,可不可以养活我,可不可以让我没有后顾之忧,我要用一年去经历。结果我就去到何钊的那个城市,我去到那里,每天吃饭衣食住行,全部是上帝预备,走到哪就吃到哪,没有我就不吃。

有一天我发高烧,一大早发高烧,我祷告以后,上帝说你去买药去吧,我说我没有钱,他是你走了,出门了。我听了他的感动,我就走了,当时我身上的钱刚好只够买一张车票,93年的时候,是10克朗从某一个地方到的单程的车票,结果我搭公交车到了市中心往药店走过去,去到那里了,我就发现有夫妇两个人跪在雪地里面,药房的门口在那祷告,我拄着拐杖,碰碰他,我说你们为什么祷告啊!他说早上上帝感动他们两个,说他们要到药房的门口等候一个亚洲人,会经过这个地方,叫他们准备200克朗给我,叫我去买药,我说那就是我呀,我祷告跟神说,我需要大概200块左右的钱需要买药,上帝让我出门,他说我必在路上为你预备,原来预备是你们吗,我们三个人就哭抱成一团,然后我就拿着200克朗买了药,买了药180克朗,还多20克朗,我就拿10克朗买了一张车票回去,还有一张10克朗车票的钱,我那一年的生活都是这样子,每一天上帝供应就是吃一餐,有一餐,需要什么刚好这个,不多不少,正好。整整一年我差不多都是这么度过的,但是我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属灵的力量,最大的个人经历就在那一年,上帝给我很宝贵的经历。

我记得我有一年,我在下面的学生城,拄着拐杖要去一个人家里,约好那天晚上8点钟到他的家,结果坡太斜了,楼梯都结满冰,走不了路,我就来回踱步,怎么办呢?结果一个不小心,来了一个狗啃泥,整个人像一个火箭似的,朝着对方门口一直冲过去,脑袋把那个门撞开了,里面17个人见到我,满脸都是血,遍体鳞伤了,他们都哭了,跟我说,王弟兄,你不用讲,前几天你讲的已经足够了,今天晚上,我们就跟你相信耶稣,17个人,那是最多的一天晚上,我在那里嚎啕大哭,我说上帝,我想不到你用人,是用人的软弱,我又是一个残废人,拄了一个拐杖,又摔了一个遍体鳞伤,鼻青脸肿,满脸都是血,我说原来耶稣基督用鲜血的代价是这个意思。传道就是用你的生命去传,当听福音的人,听见你的生命,看见你的见证,领受你生命中的道的时候,那就不是你在跟他们传了,那是你里面的基督、你里面的圣灵、里面的圣经在跟他们传。所以那一年,平均每个礼拜我差不多都会带7-9个人信耶稣,一天一个,多的时候会10多个,后来一下子带了几十个人,上百人一起聚会,我不知道该怎么带他们呀,因为这个缘故我才去读神学,否则我神学也懒着读,我会传福音就好了,当时没有教会去承接这个产业,我为了走更远的路,去读神学,所以每个人都要受装备了,传福音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就是一个活出耶稣基督的生命,这是核心了。

问:我感觉自己能力不够

牧师:当然人的日子如何,力量就如何,也不要急,我相信神有一天也会把你带到服侍的道路上的来,有一天你的价值观慢慢会改变,发现有属天的价值才有意义,不是属天的价值就变得没有意义,这个就是我们生命的改变,我相信有一天凡事真正,当人与耶稣基督真实的经历与相遇的时候,其实你是找不到一条不为神而活的道路你没有办法,除非你没有真正和他相遇,只要你跟上帝,跟耶稣基督真实切实的相遇、生命相交,这是我亲身的体会了,我就不知道怎么活了,我如果说不为他而活,我不会了,我不知为什么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生命的意义唯一只有一个就是为上帝而活。当然我这么讲,不代表讲一定要当牧师,一定要读神学、当传道,不是必须的,但是生命的目标要订立,只能为上帝而活。

如果上帝把你设立成一个牙医,就很多的机会,每一个人都要在你面前张口嘴巴,对不对!你也张口嘴巴,赞美神, 他也跟着你赞美神。如果你是一个妇产科的医生,借着他生儿育女祝福他,告诉他儿女是耶和华的产业;如果你是一个工程师,你也有一个机会,让你所做的工程和你的同事受你的影响;哪怕你是一个清洁工人,你也有机会把福音传给你身边的人,就说你不管做什么,你都可以为神而活。

问:对三自教会好像更加严格,对佛教、道教我们还要跟他说这些,这是怎么考虑的呢?

牧师:这里面有几个层面中的考虑。首先,三自教会在建立的时候的根源就不是属基督的,它是1953年朝鲜战争爆发之后,周恩来就带着吴耀宗等这一系列三自教会的灵袖就成立了中国的两会,一个是三自运动委员会,一个中国基督教协会,两会的历史是这么来的,来了以后呢,就划了一条标准,凡事进入三自教会的呢,政府就承认他是一个基督教的正宗的宗教,如果你不加入共产党所建立的这个三自,就不是政府所接纳的,根源是这么来的。

那沿着这根源走,走到他们建立起三自教会以后,就划了一条标准了,如果你在家庭教会,你不参加三自教会,你就坐牢了,王明道,袁相忱这些属灵的教会家庭灵袖们,他们觉得我信上帝为什么一定要加入一个有某一个党派所组织的,某一个机构和组织呢!按照圣经的教会观,教会的权柄只能够是从教会到基督,中间不能插入任何的东西,而三自的两会恰恰就是非圣经的权柄,插进了教会与基督之间,这是核心的问题在这里,所以这个时候家庭教会的领袖就在这点上,站立的住,他就没有加入三自教会。

那改革开放以后,78年、80年、85年以后,其实教会在渐渐的开放,在江泽民和胡锦涛的时代,其实对教会是比较宽松的,特别是对家庭教会也是比较宽松的,这个阶段的时候,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的界限不是那么太清楚,比较模糊,所以在这种情况中,我是觉得也不需要去把这条界限划的那么清,如果说有机会到三自教会服侍,那也就去,反正那里有神的子民吗!所以,香港、台湾很多教会也趁着这个机会也去到三自教会服侍,我觉得也无可厚非,也是可以的。

当逼迫加紧的时候,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在哪里呢?就是家庭教会所受的苦难是非常的大,如果你是海外的基督徒,特别是北美的,如果你去到中国,你跟家庭教会的关系是一个隔绝,你去三自教会那里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话,你其实在伤害家庭教会受苦的弟兄,我觉得这是不合宜的。这也是我在讲道当中讲的,前几年,三自教会的主席、牧师、领袖来到这里,就办了一个圣经展,目的是向美国人说明,中国的宗教是自由的,我当时说明中国的宗教其实是不自由的,其实是有压力的,是困难的,你办这个圣经展其实是在说谎言,在搞大外宣,没有在说真话。当时在我们德州,很多包括美南浸信会的一些牧师对这个不了解,对他们敞开双臂的拥抱,然后跟他们又包饺子,又团契,我原来都不知道,后来是一些家庭教会的灵袖打长途电话告诉我,他们说,你们那里的美南浸信会的华人教会的教会灵袖是你们某一个机构的灵袖人物吧,跟三自教会的头在那包饺子,我听到这个事,就去责备那个牧师,我说你应该多多体恤在国内的受苦的家庭教会,你不应该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我的出发点是在这里,并不是说否定所有的三自教会的弟兄姐妹,绝无此意。我觉得在中国的三自教会的弟兄姐妹当中,有许多都是爱主的,上帝在当中有怜悯。

但是这个教会的最大问题是权柄在教会与基督之间,他插入了一个共产党所命定的一个机构,两会、三自教会运动委员会和基督教协会,这是不讨神喜悦的,不合神的心意的,要指明这个点。我不介意跟你们来往,但我指明你们的权柄不从基督而来,是从共产党而来,如果从共产党而来的权柄,不是从圣经而来的权柄,那就是非基督的权柄,所以你就有一个悔改的必要,有一个醒悟的需要,这是你生命自己要成长的过程我去到国内也跟三自的牧师、领袖们、弟兄姐妹们也跟他们讲,我说你们需要在这点上很警醒,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实际上三自教会有一个很爱主的弟兄姐妹,头脑也很清醒,我不介意到他们当中跟他们讲清楚,也是跟他们传福音,传正统的福音,记住一句话,你把它写下来,教会与基督之间不允许有任何非基督的权柄插在当中,这是三自的问题。

所以你跟他们是可以来往的,但有一些群里面有三自的人,我就离群了,我为了不伤害我自己家庭教会的弟兄姐妹,我不与你们为舞,我就直到你们悔改再说,不以三自教会的牧师面目出现,你不代表这个三自,你不代表这个两会,那我们可以来往,没有问题,我的根基点仍然还是放在家庭教会那里,因为他们还在受苦,受逼迫,我们没有权柄在他们伤口上撒盐,这是不对的。而且在三自教会成立以后,三自教会的有一些人去揭发家庭教会在哪聚会,让国安、统战部去抓人,这是事情也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伤痕在那里,有待与有一天耶稣要去医治。但是作为我今天的人,首先第一个我没有权柄在家庭教会的生命中撒盐,这个我做不到,而家庭教会相对比较安全一点,受逼迫相对少一点,也不是没有,也是有的,他们在人间的法律上相对安全一点,所以这两个问题不可指日同语,不可做比较。

我们跟佛教传福音,我们很清楚,跟他传福音,但不能说怎么跟他传福音,跟三自不来往呢,这不可以比较,他已经信了耶稣,他需要在真道上需要站立的住,这是立场的问题,这要看神给的机会,所以这两者的位置不一样,不可做比较,不可比。

问:当因爱称义,不是因信称义,上帝的爱的这个界限和人需要的爱的界限在哪?

牧师:因爱称义从哪来的?从接吴耀宗的班,丁光旭主教所写的那本书,因爱称义那里而来的,他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铸造了三自教会神学上的一个异端,我称他这个是异端,不是正统的神学,圣经种说讲的很清楚是因信称义,他讲的是把钻了一个空子,把哥林多前书13章讲的4-8节讲的,如今常存的是信、望、爱,然而最大的是爱,当保罗讲的这个问题的时候,是在处理教会内部的问题,你已经信了吗,有盼望了吗,教会里面以爱为大,这是进到教会的门口以后,我们在圣经的真理的根基之下讲爱,神就是爱,神就是大吗,这个没有问题,但是他把这个问题混淆,这句话移到信仰的门坎以外,不要信,爱就好了,那就是偷梁换柱,那就是一个把正统的信仰抛至一边,用一个异端的内容去取代了圣经的真理,这是绝对不对的。

当丁光旭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家庭教会许多的灵袖都提出绝大的不同意,其中一个灵袖你们也应该听说过,也是从三自教会走出来,去到家庭教会,也是一个很著名的人物。当时在三自教会里面有三个人,我不点名字了,是丁光旭手中的打手,那其中一个牧师现在还在北欧,为什么对这个牧师一直是有一些抵防呢?因为他当年曾经当过丁光旭手下的一条狗,去出卖牧师,他的历史被我翻出来的时候,我在北欧也多了一双警惕的眼睛,也开始看着他,我提出来的时候,他也不敢做太多的坏事,前几年还把一些三自不同的人还往教会里面引,这两年我跟他宣明我的立场以后,他也开始减少,所以大家也要警醒祷告,包括其实在海外在内,中共也派了不少的人深入到教会的里面,从传道人、执事、同工和平信徒,他都派人从各个层面,美国差不多每30个人群体的教会就有一个人以上。有一次,一个FBI的官员我们是老朋友了,他说你要小心,现在在教会里面国安也安排很多人了,我说没事啊,我说来了我一样跟他传福音,爱他。他大概给我讲了这样的情况,所以这已经成为过去的历史,今后怎么看,我也希望这些曾经成为国安、统战、三自这些出了国,还继续做爪牙的这些人,有一天他们能真正悔改吧!能真正悔改我们就为他祝福了。不悔改,我想弟兄姐妹也会睁大属灵的眼睛盯着他,看着他,我想他也不敢做什么太多的坏事,现在他也知道我在北欧也放下了很多的眼睛,但是不单单是北欧了,北美也是这样,但是没有关系,我们仍然还是把他当做我们爱的对象去爱,所以你问的问题非常好,你记住圣经讲的因信称义就是真理,丁光旭讲的因爱称义就是异端,所以勇敢直接了当的指出所谓的丁主教写的那本书《丁光旭文集》这本书,我也买了,因爱称义,对中国的三自教会的伤害是很大的,盼望我们也为三自教会的弟兄姐妹,真正信耶稣的弟兄姐妹祷告,求神拯救他们,像挽救你一样,把他们带出来。如果所有的基督徒都走出来,走进家庭教会的行列,也就是上帝在复兴中国教会的时候,为这天祷告吧!

问:什么是十字架的爱?

牧师:基督就是标准啊!效法主、结出圣灵的果子啊、舍命、经历苦难、为羊舍命。

你要告诉他,基督教所讲的爱,必须在圣经的真理的根基上,才是上帝所说的爱。离开了圣经的爱,那不是上帝所说的爱,那个不是真爱,人间的爱会过期的,包括你夫妻,包括你父母、儿女,有一天都会过期的, 会变质的,人间哪一种爱能够靠的住呢,只有这位昔在、永在的上帝,他的爱才是存到永远,把这个道理跟他讲清楚就好了。

其实他心里也很清楚,只是他心里面缺爱,去到处抓爱,殊不知到处抓的都是假爱,都不是真爱,把道理讲清楚,你讲爱可以,但是你必须要在圣经的真理之中,你所行的符合圣经的原则,那就可以。对不对!丁光旭讲的因爱称义,不是圣经真理,他是异端,不要相信他那个,只能是因信称义,人非有信,不能得神的喜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