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鴻書_牧師靈修_小結》高方中

20210515

《那鴻書_牧師靈修_小結》高方中

 

从大的结构看那鸿书:

第一段:1:1 那鸿书提纲契领

第二段:1:2-9  完整的离合诗。告诉我们耶和华为什么要施行审判,要将尼尼微毁灭,因为他要借着这件事情去安慰他的子民,以色列北国的人和鼓励南国的人。

第三段:1:10-2:12 这一块那鸿是以一种比较分散、离散的一个体,用一个诗歌体去表达上帝的平衡,刑罚与安慰之间的平衡在这里面去表达。

第四段:2:13-3:4  第一次耶和华說要以尼尼微为敌人。

第五段:3:5-3:19  第二次耶和华說要以尼尼微为敌人。

 

作者與時代背景

那鴻的一生,孤苦伶仃、漂泊無定。生於亂世、長於迦百農,卻最後定居在南國猶大。他的名字那鴻,意思是安慰,表達了他父母生他的時候對得到安慰的渴望心情,會不會?

一個北方人,來到南方,口音、習俗都與南國的差異不小,產生距離感也是情理之中的吧!但神就是這樣呼召了一位孤獨的人,讓他向侵略北國的亞述帝國說話、向尼尼微發出預言。當我們打開聖經,發現神替那鴻建立了一支先知團隊。大先知中有以賽亞、以西結,小先知中有彌迦、西番雅、撒迦利亞等。每個先知都從自己的角度支持那鴻的信息,這只能是出於耶和華!

從神呼召約拿,到興起那鴻,我們可以看到神對尼尼微心意的改變。約拿去尼尼微宣教大概是在主前862年,到尼尼微被巴比倫聯合瑪代攻擊滅國,整整250年。那鴻服事的時代,剛好卡在中間的主前721-701年間。這二十年間發生了三件大事:一是主前721年北國以色列被滅,二是主前711年埃及被擊敗,三是主前701年亞述開始攻打南國猶大。那鴻書的寫作時間應該是在猶大被亞述攻打的前夕,這一年應該是猶大王希西家十四年。

尼尼微被滅之前一百多年前,神就藉著先知那鴻告訴亞述帝國:你將滅亡,而且是被水所滅。所有的細節都有言在先,神都說了。也正如兩百多年前藉先知約拿警告尼尼微一樣,說:再過四十天尼尼微就要滅亡啦!

 

從先知的眼光來看神

我們學習那鴻書,要學習從先知的眼光來看神,同意嗎?算是那鴻書的一個神學思想的摡括吧!

首先,神是公義的。

對呀,神是公義的、聖潔的神!在祢那裡有全然的公正,絕不以有罪的爲無罪。祂不輕易發怒,但祂是會發怒的!不輕易發怒,就表明當神發怒時,我們的罪孽深重,已經達到穹頂!像所多瑪蛾摩拉、巴別塔、及死活也不肯信耶穌的人。別不把神當回事兒,誤以為衪是聖誕老公公。

其次,神大有能力。

耶和華神有能力。神所造的大海、山川、大地都回應神的怒氣。祢用山的震動來宣示主權,以大地的突起預告祢的到來!但,祢也以分寸拿捏震動的程度。我知道,祢也在彰顯慈愛、宣讀安慰的聖旨!就連風雲也為神的怒火傳出聲響!別看你有八只腳,看你橫行到幾時?逼迫神兒女的人啊,神的怒氣有一天終究會臨到你那裏,將你除滅淨盡。神不但這樣說,而且有能力做到,就如行在尼尼微人身上一樣!

再次,神是良善的。

良善與公義是神的一對屬性。當人投靠祂時,祂表現為良善憐憫。第七節的聽眾是北國以色列人。他們因為拜偶像、遠離神,被神管教。神讓患難臨到他們,容讓殘暴的亞述帝國滅掉以色列。但是,神同時又在患難中是以色列人的保障,尤其是對那些投靠祂的人。好在神是至善的主,我們可以全然信靠!主啊,患難之中,我要單單等候祢!當人行惡時,祂則會表現為忿怒與刑罰。

第四,神不可輕慢。

這是人行惡的動機,不把神放在眼裏!心想你耶和華是誰?你的子民、你的信眾、你的教會、你的牧師、你的十字架,我想欺負就欺負、想拆掉就拆除、想羞辱就羞辱、想抓就抓、想殺就殺,你奈我何?當尼尼微的罪孽到達上蒼,當神的時候満足了的時候,第八節的「但是」就臨到欺壓神子民的亞述帝國了。神的轉捩點到了!殊不知,神會開閘放水,將尼尼微毀滅淨盡!從此,再無人記念亞述帝國的豐功偉績!

最後,神是有憐憫。

神用毀滅尼尼微的方法來安慰以色列人,神安慰選民的方法就是回頭去收拾那些曾經欺凌過選民的人!主啊,今天世上為祢受苦遭逼迫、受凌辱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那此逼迫、凌辱神子民的人有禍了,因為他們雖然貌似強大厲害了,「雖然勢力充足,人數繁多,也被剪除,歸於無有。」 衪是永不改變的神,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神!凡對神永不言棄的人必得祂的安慰!

 

神兩次說與尼尼微為敵

第一次,神要奪走尼尼微的力量、威權、及經濟。

尼尼微為什麼會滅亡?主啊,難道不是出於祢嗎?祢說,要與尼尼微為敵時,她又如何躲避祢的忿怒呢?尼尼微啊!你的鐵車雖然堅硬,也必將焚燒成煙!你雖如少壯獅子威震天下,掐死活物、充滿洞穴,也必被刀劍吞滅。你所擄掠的臘物,終必止於耶和華。帝國再無使者出現在通往各國的驛道上,因為你的聲音將消失殆盡!

列國的君王啊!你們的權柄源於耶和華,為何要耀武掦威呢?難道你們要以耶和華神為敵嗎?難道你不曉得,當你虐待神的子民,耶和華神會與你為敵嗎?

主啊!當人活到與神為敵,或是耶和華神與你為敵時,離滅亡也就不遠了!按照命定,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尼尼微如此,歷代的帝國如此,誰能逃離耶和華的憤怒呢?

主啊!謝謝祢接納我為祢的子民,視我為友。主耶穌啊!我感謝你!

 

第二次,神要奪去亞述的尊嚴、露出她本來面目。

上帝要親手揭開亞述人的衣襟,追討兩樣罪,連同驕傲,共三樣罪:沒有愛心、欺行霸市!穿著好,為什麼要驕傲呢?驕傲沒有神悅納的生存空間,你為什麼要豢養驕傲呢?討神喜悅的事情不做,偏偏要討神的忿怒!

愛心是神所造之人的「標配」。神就是愛,結果按神形像與樣式受造的人,心中卻沒有愛,你說是怎麼回事?你穿戴整齊、溫暖有加,卻對他人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貧窮無動於衷,請問:這與我們受造的榮耀身份相稱嗎?

欺行霸市是惡人的真面目。神說,好吧,既然如此,我就使列國看見你的赤體!皇帝穿著新衣在街上遊行,自我陶醉在醜陋的羞愧中。神還奪走了尼尼微的知恥心。

你知恥嗎?你知道嗎,知恥是莫大的恩典!耶穌醫治彼得,就是讓他知恥!他自誇、驕傲、不認主,六百年前的亞述也是十分地相似。這是我們共同的罪性,都要在基督裏見光!

 

當那鴻遇見耶穌

當我在思想那鴻書的時候,有一個問題會冒出來:那鴻在做什麼?他會不會與主同在,甚至他們會一起在笑我的愚鈍?哈哈,也可能不會!如果要笑我,可能會笑我不知道其實兩千七百年前,他們已經相遇了!為什麼這麼講呢?因為新約像是顯微鏡一樣,向我們揭示了屬靈的真相!

首先,主認識屬祂的人。

那鴻書一章二至九節的離合詩與約翰福音十章十四十五節都在強調上帝是我們的拯救與依靠!「凡等候永恒主的、永恒主就好待他們(傳統:永恒主至善),做他們患難之日的保障;那些避難于他裏面的、他都做他們的知交(鴻 1:7(呂振中)」約翰福音十章十四節也說:「我呢、乃是好的牧人;我認識那屬我的,那屬我的也認識我(約 10:14(呂振中))。」這是何等大的安慰啊!我們只需要清楚一件事情:我們屬於主嗎?

其次,主必駕雲降臨再來。

鴻 1:3(呂振中):永恒主不輕易發怒,而是大有能力;永恒主絕不以有罪的爲無罪。(亦不按次序)他所行的路乃在狂風暴雨中,雲彩是他腳下的飛塵。這句經文有些抽離那鴻書的背景,好像是從天而降的預言。

徒 1:9(呂振中):說了這話,他們正看的時候、耶穌就被舉起;有一朵雲彩把他接了上去,使他們看不見。天使說祂還要駕雲降臨再來,如同腳下的飛塵!這是我們的盼望,對嗎?

 

最後,主要以烈火審判世界。

鴻 1:6(呂振中):在他的盛怒前、誰能站得住呢?他怒氣之猛烈、誰能當得起呢?他的烈怒像火傾瀉而出,碞石因他而崩裂。尼尼微的陷落是巴比倫和瑪代人開閘放水,與火沒有什麼關係。所以這是指着末日的審判,正如彼得後書三章十節所說:「但主的日子總必來到;來時就像賊一樣。當那日、天必轟然一聲地過去,星辰必因烈熾而被消毀,地和地上被造之物就不見(鈔本諒有殘缺。有古卷作‘燒掉’)了。」

主啊,祢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主!神創天造地時祢為工師在父面前跳躍,在拯救大計中祢是道成肉身的執行者,在審判萬有時,祢執掌王權、度定判詞!主啊,我要讚美祢,稱讚祢一切的作為!

 

多重的預言

那鴻書的先知信息極強,不但是預言尼尼微的未來與結局,還對以後的世代多重預言。

 

首先,亞述帝國的滅亡。巴比倫與瑪代人的鐵蹄徵服了亞述,將她的國民擄去,正如她擄掠以色列人一樣。流亡海外的人,苦的是人的心。地位沒有了,身份不見了,金錢縮水了!這些都還是好的,畢竟仍有一份自由。沒逃出來的,命運就多舛了!巴比倫的殘忍不亞於亞述,連嬰兒也不放過,摔死在人們經過的街頭上。過往的貴族被當作是奴隸販賣,當官的也都被鎖才鎖著,失去了自由!

 

其次,以色列北國的人們在亞述帝國被擄前已經被亞述帝國擄劫!貴胄盡數擄去,受盡屈辱。平民百姓被徵用勞役、苦不堪言。剩下的以色列人也漸漸成為撒馬利亞人,被同族的猶太人視為異類、雜種!

 

最後,流亡成為歷代強國的宿命。羅馬帝國大廈傾倒,流亡眾多。蘇聯的一本小說「多雪的冬天」讀過吧?朱可夫元帥的結局還算不錯,對不對?斯大林的女兒逃離蘇聯,流亡美國。我們中國人也是如此啊!多少流亡人在海外?那些流亡不出來的人也被限制出境,罰款割韭菜,也是家常便飯。

 

主啊!日光之下無新事,已經發生的,仍要再來一次!二度文革不是已經開始了嗎?與全世界為敵的局面不是又展開了嗎?受害者的心態不是又重演了嗎?

 

求主憐憫,賜福加力、雖然成了流亡人,卻有一個更美的家鄉在天上!主啊,祢必再來、祢必快來!

 

那鴻悲歌之離合詩

王保羅,5/1/2021寫

 

力劍發光陰離倀,

長河流域堰塞淌。

尚無古實報信倈,

來去無蹤北國儅。

當得閉月槍矛爍,

樂府催逼瞑金忙。

亡國約拿魚腹禱,

壽比南國千山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