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7门训笔记-如何看待打疫苗

417日门训

无论你在世界哪一个角落,其实是非、征战都一直在你的身边。主啊!求你这个时候就帮助我们,靠主得胜,帮助我们唯独基督,感谢祷告奉主耶稣基督得胜的名求!阿们!

这两天有一个姐妹去逝,我这两天一直在为她祷告,心里面有一些难过,有一些忧伤在我心里面,我觉得我们相隔的比较远,我也是恨不得飞到瑞典去安慰她的家人,安慰她的女儿、先生、她的过往,也期盼着其实如果那个时候,上次去的时候,能够见她一面也好,但是人想的总不如神安排的,我想神安排的总是最好的。感谢主!给我预备了这份心情,等一会在讲这堂道的时候,求神把我这份心情给表达出来,让神的爱在我们当中,这两天一直在为她祷告,心里面有一些忧伤、有一些难过、有一些可惜,就觉得应该早一点见到她,多跟她聊天,我猜我见过她一、两次,有一些交接,但不深,凡事交给主吧!

大家的功课我都看了,夏翔的功课作的不错,表扬在哪呢?一个是你开始学会蜻蜓点水了,比较到位。第二,我也想不到你们会钻到我肚子里面当蛔虫,知道我今后要你们做什么?把139361也结合起来做,不过你有一点走在前面了,虽然做的还有些不完整,不熟练,但是已经相当不错了。这种对话你应该体会出来是非常有力的。就在139的逻辑结构当中,去把361的心意表达,那是一个非常高级批判学的一个问题了。本来我想起码明年才会是讲,你先做了,我看怎么安排以后的教学吧!谈谈你作功课的体会、得着,分享一下。这次的功课你有一个脉络的痕迹,有139361,两个放在一起的时候,你有什么样的体会。

夏翔:牧师以前讲过希望我把这两个结合起来吧!然后我就尽量的分解的当中尽量往361上面结合,但是有时候也是无意识的,有时候也有一点生硬,没有运用自如的那种感觉。

这个我平常是有稍稍提到,只有你留意了,你也去做了,这就是很不错。因为在我们同学当中,因为你是跟我学习很长时间了,所以你对139361都比较了解熟悉,你是比较熟练的。我猜有些弟兄姐妹是不熟悉的,也没有关系,不要介意。门训班里的同学进来的时间短长,了解的程度深浅,表达的水平高低就都是很正常的,大家就在一起学习。夏翔是表达主题,运用资料相对是比较娴熟一点,那也是比较到位了,我觉得也是蛮感恩的!你们几个都算走到前面了。那不要因为走到前面,就骄傲,也不要因为这个缘故也不用再不学了,也不会的,其实不管你在哪个阶段,还是努力学习就好了,不懂就问,你们之间可以相互之间,互相的学习,取长补短。去问问夏翔、方中、叶子、ida、何钊你们都写的蛮好的。

功课约拿书,我们写了大概15篇功课,可以出一本小册子了,以后关于约拿书的专文,以后可以把它变成一份功课,今天不做了,以后吧,以后等你们拿捏资料的能力强了的时候,可以把自己所做的功课编撰成一本书,那这又是另外一个能力,这个能力是帮助我们以后,如果以后有机会去到哪里讲退休会,讲夏令会,就需要这一种能力的整合,你讲7天,那7天是同一篇信息,是一本书,但是你把它分成7个部分来讲,这7个部分,其实也是你平常的学习,这个整合的能力,也是需要建立的,今天不急于求成,慢慢来。做功课都是有成长的,方中的功课是脚踏实地,按部就班,一步一个脚印,是好的,也是其他同学需要向方中阿姨学习的。她的功课很负责任,很踏实、结构很清楚,但是就是同学们之间总是相互学习。每个人都有一个特点,一点成长,今天早晨我读了maria的功课,她有一些不错的洞见,将约拿所经历的风暴和耶稣所经历的风暴进行了一个浅层对比,其实我跟她讲,你可以往深挖一点,其实两场风暴的共性是非常明显的,也是非常大的不同的,共性、特性在哪里,区别和联系何在,为什么会在约拿的生平当中遇到这场风浪,他跟耶稣的关系是什么?那两场风暴当中的主人公,一个耶稣,一个约拿,都是被人从睡梦中叫醒,这个区别在哪里?为什么安排这种类比性?所以讲约拿的神迹其实核心就是对准耶稣基督,把人引到耶稣基督这里来。

但是有一个我们需要留心的一点,写功课,看问题不要武断,你比如说在她的功课里,提到神就是爱,用到了很多经文去支持神是爱,你说错了吗?当然没有错,毫无疑问的,神就是爱吗!约拿书在讲神的爱,约拿书的神迹在讲神的爱,这些结论都没有问题,但是重点要在过程,在细节,你要是想说明神是爱的化,那你要从约拿书的经文,这个作者的铺排的当中去寻找神是爱的痕迹,怎么样知道神是爱呢?神迹在约拿书中的角色和作用。那你就要在约拿书当中,神迹当中找到神是爱的痕迹、脉络和结构。比如说我举一个例子,我何以见得神是爱呢?比如说,人的悖逆看见神的爱,约拿的悖逆,神叫他去尼尼微传福音,他扭头就走。如果你家的熊孩子,你会怎么样?发起火来,就会一巴掌打过去,敢不听话,我们人的反应,人的动作就是这样子,但是神没有,你悖逆吗,扭头就走吗,神就忍耐,对不对,神陪伴,从岸上陪伴到水里,从岸上陪伴到船上,神不发脾气,神不轻易动怒,这是神的爱。然后在绝望中约拿是自食其果吗,对不对,跟亚当夏娃一样,上帝让你不要吃园中的果子,你非吃不可,那就死路一条!上帝讲的很清楚,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啊,你就该死啊,但是死了以后,神又来到园中,寻找人,你在哪里。人的悖逆,神的忍耐,神的重寻来到园中,你在哪里?天起了凉风,因罪的缘故,气候都发生变化,耶和华神来到园中,寻找这个悖逆他的儿女。约拿也是一样,因为他悖逆,神不改变爱,仍然陪伴着他,仍然与他同在,忍耐他,等他落在鱼腹当中,绝望了,这个时候,神就把他,听了他的祷告。在约拿书总共有四章,花了一章书把这个大地突起的痕迹,让我们看见,原来在绝望为难中,向神祷告,是一件大地突起,大山小山震动的事情,这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这是一个成为可以不出现,可以一笔带过的一件事情,但圣经的作者,用了整整四分之一的篇幅来表达人向上帝祷告的重要。所以人在绝望,在祷告中,蒙了神的祝福。看见神是爱的主题,作者是怎么编排的。所以当你讲神是爱的时候,就不能用新约的经文直接去支持你的观点,大可不必。

为什么呢?因为上帝的话语自己在说话的。我们要学会这个功课,从上帝话语当中去铺排出这个结论的高峰。这点夏翔你要补充,你也是自己的结构很优秀,但是你把上帝的话语自己说话的功夫,你还要下。当然讲到这一步其实进入到高级批判学里面的一个比较难得功夫,让神的话自己说话,通常我们读文学,读哲学,通常要表达一个观点,尽量不用自己的观点去说话,让柏拉图自己说话,苏格拉底自己说话,何以见得苏格拉底自己是思想家,不是牧师下的结论,乃是他自己在他的言谈话语当中就表明了他是一个思想家,他为此去舍命的那个原则在表明,他就是一个思想家,为什么孔子、老子不够资格,他们只是提出了一个学说,但不是思想家,他们不够资格的原因在哪?因为他没有苏格拉底的生平,他没有苏格拉底的见证,没有苏格拉底自己说的话。在圣经里面看也是一样的,约拿书的作者本身就是在说话,我们要下一个结论,神是爱,你要从约拿书中的神迹的经文当中找到神是爱的脉络和结构,在绝望当中他是如此这般,然后在约拿书一路一路走的时候,在使命当中、在复活当中、在忍耐当中、在劝戒当中太多痕迹了,我们都可以在约拿书当中找到12345许许多多的痕迹都在经文当中,当我们要下一个结论的时候,请大家留意,其实我今天讲的话是很重要的,不要那么容易让自己去替代上帝说话,你讲的再好,到最后你这条路也走不远。这个陷阱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所以简单补充一下,我们面对上帝的话语有的时候,不要利用上帝的话语,不要让上帝的话语来支持你,乃是你在上帝的话语之下,让神的话语自己来说话,听懂这个意思吗?这个试探是很大的,我们越往前走,越往里面去,越往深去挖,我们越容易陷入这个陷阱里面去。我们越优秀,功课做的越好,这个试探就越大,你的本事大了吗,结论下的好,你总结的很好,但是同时试探也来了,一定要沉淀下来,把自己融进上帝的话语里面去,让神的话语带你。如何一个题目来到的时候,不要急于自己给这个题目下结论,进到神的话语里面去,左左右右、反反复复、上上下下不断的读,我刚才给你展示了如何在约拿书的神迹当中看到神的爱,稍稍提纲契领的给你们讲了一下,所以盼望今后成为你们的榜样。那我这个其实,夏翔其实我在点你,你很多结论式的观察眼光很优秀,但这个基本功你不够,不到位,你也要下功夫,把自己沉在神的话语里面。

夏翔:靠自己洞见写的很累,分享起来也不是特别多的那种感觉,知道牧师的意思。

方中你也是一样,你里面积累了已经很多了,你非常丰富的,你等于是我的关门弟子了,跟了我16-17年了,一直在我身边学,你其实是最懂我,但是你有的时候会停留在面前,不到里面去,其实你自己可以到经文里面去找神给你的感动。我带你的目的,是把你带到基督面前,不要一直在我面前停留,你要脱离我的捆绑,进入神话语的自由、释放里面去,这个你要特别的小心,这条路走着走着,我们千万不要脱离上帝话语本身的带领,离我越近的人,容易离我,就是受我的影响过深,不是不好,是你一开始离我近是好的,我起码给了你一个方法论,给了你一条道路,知道生命。

盼望大家不要怕了,你功课做的给我看,还怕什么呢?怕吵,我听说还有些不敢见我的,不敢把功课给我看的,还有这样的事情。

方中:我蛮感恩的,就这一次我总共写了15份功课,其实功课是出了14份,有一次我功课写两次,是因为我本来写成一篇讲章,写完我觉得很开心,交给你,你说出的题目不是这个,然后我觉得因为你讲说,可以写成一篇讲章,后来我就再写了一份,那次写了2份功课,那这是我参加门训以来,这么多年,第一次从年初到现在,我每一次都交作业,这是我想像不到的,既然能够做到,其实每一次做功课都觉得蛮累的,累是累在很费脑,用脑很累。每次写功课,累的时候就趴下来睡一下,有时就想着头痛起来,然后我还有一次想结构,我还半夜会醒过来想,然而那次的大纲还不是我写功课出来的,都是一改再改。我的进步是比较慢,但是我发觉这样子连续的写下来,从一开始想这个礼拜不写了,其实我一开始还会这么想,但还是写了,到现在写了这个门训功课,那个念头不会想了,而且写的很多,算是往前跨一步,不过后来我想说,其实能写功课是一份恩典,不管写好写坏,在做的过程当中,如果有卡住了,我会请教牧师,这个礼拜的功课,我本来的结构不是这样子,每一次我还是一样,把文字笔记读了很多遍,然后我就想说,从旧约到新约,把约拿像一个三明治的方式夹在中间,前面有始祖亚当,我后来牧师就纠正我一些思路的一些错误吧,所以后来大纲就改了,那就变成我后来写的,放在教会的网页里面大家可以看一下。所以,我想跟大家说的是,其实一样的话我说好多遍,就是还是鼓励,如果没有写功课,还是要写,写了不是给牧师看,其实写了自己会在思考上,不是为了功课上能够做的好,包括我们在跟人说话,或者是说,你现在比较会用信息,发信息的方式跟人沟通,跟人的交往,怎么讲,把一个话讲的到位,让对方能够听的懂,我想在学习跟夏翔、叶子学习,怎么样把硬生生的话说的有一点就是比较柔软一点,这是我一直在学,看夏翔的功课,也很感叹,怎么就写不出那个味道。我还要继续学习吧!

夏翔、方中你们功课算是做的不错的,那我反而要更加说你们,说你们也是让其他没有被说的,心里面不要太灰心,乃是很容易受到鼓励的。她们各自有不足和弱点,我刚才讲了夏翔在读经文,让经文说话,这点有不足的地方。方中有的时候,脑子的思路会卡在那里,她需要某一个光景一下突破就好了。今年的突破很多了,前几年有些为她着急,你怎么就出不来呢?但是看见神是很信实的。说一下ida ,你很聪明的孩子,我觉得你可以把功课做好,你是下功夫不够,给时间不多。有时候我发现你把功课做的真好,一表扬马上就不行了,从珠穆朗玛峰,一下跌到死海的谷底了,我说跌幅怎么这么大呢?没有下功夫,你可以写好的。所以我们每个人写门训,其实你发现方方面面都在磨我们的生命,铁磨铁,铁磨出刃来,磨到一个地步你会发现信心把握确据进入你的心,就把这个装备拿出来服侍神,其实你们坚持走下去,服侍的能力是很强的,但是服侍能力强,是需要生命承载的,所以每个同学需要看对方比自己强,都有比自己强的地方,学习眼光看别人比自己强,看不到,那就是我们自己眼中有梁木,看别人眼里的刺了。

好,约拿书,我今天就停到这里吧!不讲了,约拿书就合上了,以后还可以引用,还可以讲,在这卷小书上花了3-4个月,今天是第16堂课,差1-2礼拜,4个月左右来研究、来思考一卷书,那是蛮大的振涨。所以盼望大家,以后对约拿书非常熟了,以后对约拿书的每一行、每一句都应该是烂熟于胸了,对圣经的经文也应该是这样,其他的经节也应该是这样子,但是如果用大先知的书以赛亚书,那我们可能要搞个10年也搞不完,用这种方法的化,所以就只能挑一些短小精干的书,也是非常优秀的书,圣经当中往往篇幅越小,这个内容越浓、越厚,所以约拿书盼望成为大家日后生命当中比较容易影响我们生命的这块瑰宝吧!

下面讲那鸿书,新西兰门训的功课,就是让他们写那鸿书的背景,他们会写,你们也可以看。我想了一下,我们同学中的水平参差不齐,的确有一个基本功补足的必要,我们就从基本功开始吧!我现在就开始布置那鸿书的功课了,它总共只有三章书,比约拿书还少一章,似乎更加篇幅少、文字少,似乎更加简单,只是第一。第二个特点、这个那鸿书的文字,语言格调的方式用的是诗歌和散文的方式,一种夹叙夹议的格调,一种让我们左右脑都平衡的这种特点,我对那鸿书的总结大概就是这几样吧!那鸿书有什么文学特点呢?我想大概就这几样,我是对文学,对哲学,对历史,对文科比较熟悉的话,大概听得懂我的话,我讲几句比较精要的核心吧!所以大家可以认真从这几个角度去观察那鸿书。第三、那鸿书的特点是什么呢?那鸿书的特点,它是与约拿书承前启后,如果说约拿书讲的是救恩,那鸿书讲的就是审判,它是一个问题两个方面,它是一体两面的问题,他是同一个人、同一个国家、同一个君王、同一种先知、同样的人文环境,但上帝在同样的环境条件当中,在经过了120年左右,给出了两种不同的信息,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这是一个末世的预告,我们今天也是一样,如果是耶稣基督来,他是宣告了一个拯救的信息,那么今天我们所面对的一个审判的信息将要来到。这个是我们需要看的到,那鸿书带给我们的信息在这里。第四、我们要看见在那鸿书与约拿书这120年并不孤单,除了这120年,还有挪亚方舟的120年,圣经有两个120年,一个是显性文学,一个是阴性文学。一个显性,一个阴性放在这里面,给我们带来的思考是什么?我在讲那鸿书之前,把我先放在里面,我们需要去思考,读书的时候带着这个想法,带着这个背景,带着这个纹路,去剥洋葱,你就不会那么糊涂了,你开始读的时候,剥的时候,就开始有迹可循。好,那再接下来, 第五、是那鸿书在表达整个亚述帝国尼尼微的结局和这个结局的过程的时候,他所运用的语言,是我称之为琢磨不定,又显而易见,这是那鸿书的特点,它每句话都让你感觉到琢磨不定,但每句话都是显而易见,所以这个文学的表达,我盼望大家要学习,能够效仿、熟悉、了解,知道也好,这个不能不知道,像这种文学表达的方法,我称之为所谓的高级批判学范围里面。他说了又没有说,他没有说吧,他又说了。所以我们常常去批判我们的官场文学,这些做官的,说了等于没有说,有时候牧师也会染上这个恶疾,说了等于没有说,没有说又等于说了,我其实不喜欢这样子,我比较喜欢凡事行在光中,摆在桌面上,大家看清楚,说明白就好,这是我的原则。

但是我鼓励大家说,除非不说,要说就说全它,要把一些逻辑漏洞给堵上。我今天早上,收到一个消息,对张伯笠牧师有一些不满意,说他叫别人打疫苗诸如此类的。其实张牧师,我们是很熟的老朋友了,他叫别人打疫苗,那篇讲章的信息,我也听了,我觉得他是一凡好意,也没有什么恶意,也就是想祝福教会,祝福弟兄姐妹,也给社会上一个交代吗,他影响力大吗,他应该负这个责任,我觉得是对的,也是好的。作为现在的先知讲道的恩赐职分,也应该把这话讲清楚,但是那位姐妹,对他有些不太了解,也对他比较严肃的批评,我听完以后呢,我也不想批评那个姐妹,也不想为张牧师去争什么光,添什么彩,也不是这个意思,我要讲的是什么?如果张牧师跟我谈,我给他的建议是,你的把话说全了,逻辑的漏洞给堵上。他比较大大咧咧的,该说的说,也不太管什么后果,也没有想到人会说他,也会比较粗心一点,所以,我是觉得无论是张伯笠牧师也好,还是那个姐妹也好,都可以安静坐下来,像我们做门训功课似的,把疫情、疫苗、瘟疫、打预防针,这个问题进行一个逻辑整合,说清楚就好了,不是什么大事,我觉得就是一个学习的问题,就是一个认识的问题。大家都站在某一个角度看一个问题,人性吗,都会觉得自己是对的,我对你就是错的,那我们从中国出来的,我们这种非黑即白的这种思维模式,比较容易进入我们的脑海里,我是鼓励那位姐妹和张牧师坐下来,谈一谈,然后把问题讲清楚,其实他们讲的都是彼此之间都是逻辑链条上没有讲清楚,补充好就好了。这跟我们做门训功课也很像,门训功课也是一样的。我们为什么要在门训里面把这个学好,就是我们出去服侍的时候,避免犯这类的错误,避免留下这一些的破口,破口留下,撒但就会借着人的软弱,不同的方式来影响、诋毁、来伤害、拆毁,这些事情就会发生。我们是对事不对人,对张牧师也好,对那个姐妹也好,我想那个姐妹也是主里面的姐妹,我也祝福她,张牧师,我当然也很尊重他,爱他,不应该有什么敌人,彼此相爱吗,对谁都是一样的。所以,就在这里借这个机会,借这个例子,就是对人有一些劝勉,有一些鼓励。他对人太有限,但是有限的人应该尽我们所能,把事情讲清楚,把事情讲清楚的意义,就在于我们需要把逻辑链条尽可能补充它、补足它,那你说疫苗有问题,你就拿出有问题的证据来,对不对,不能你自己没有证据,反过来问,你为什么不把疫苗的问题了解清楚,你再打呀,这个逻辑上叫做充分条件和必要条件之间的关系,没把它处理好,如果处理好的化,我可以不了解疫苗所有的情况,但是我凭信心我就去打,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当你说我打疫苗有问题,你就需要把疫苗的问题,指出来,在哪里,证据是什么?然后你才能说我打疫苗有问题,这是逻辑上的问题,所以盼望大家就是学习的时候,头脑要清醒,不要随意就入了迷惑,到了末世,现在是什么人都有,那我们要去给一个人,一件事情,哪怕是一个语言学的翻译下一个结论都是极其谨慎的事情。昨天晚上,我们在一个小的团契里面谈到对一个媒体的某一个人的看法,那有一个说,这个人是一个大外宣的,我说你凭什么呢?因为他讲的问题,把我们带到一个旁枝末节的地方了,忽略了主流,那请问你的主流是什么?他也讲不清楚,也是没有太经过学习了。我说他,你回到门训当中学习来把,方中也劝他,我说他心还没有安定,如水翻腾一般,还在浮动着,等一等,等他以后心静下来,才有可能学习。人不学习,坦率讲我说的话,做的事,就比较容易误入歧途,走入愚昧,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现实。

今天不小心,讲了一个时事的话题,不小心还把张伯笠牧师和那个姐妹提出来,我对事不对人,就是对这个话题,我既不想去得罪张牧师,也不想得罪这位姐妹,也不想吹捧张牧师和那位姐妹,我只是对学习这点上,应该如何面对,对我们门训同学说一、两句话语而已。所以,你们听到,不要介意,对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们都很优秀,但不要想的太优秀,人都很有限,就是面对自己的有限就好。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被说的,公众人物吧,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和张牧师是好朋友了,说说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也不会计较我,好这个话题翻过去了。

我们就谈谈就是那鸿书其实给我们带来的震撼不亚于约拿书,约拿书如果从拯救、从怜悯、从慈爱开始,那那鸿书就告诉我们说,有一天这个恩典会过去的,有一天这个拯救大门会关上。圣经说,神所开的大门,没有人能关,但是不要忘了下面一句话,神所关的门,也没有人可以开。这一开一关的主权在上帝的手里,所以我觉得盼望弟兄姐妹能够把这两卷书结合在一起来读,你每读一次那鸿书,我盼望你回头看看约拿书,心里面就会有一些平衡,这是第七第八、我盼望大家了解那鸿书和约拿书,这个上帝做事的模式、步骤、习惯、或者是常常惯用的手法,上帝说话办事的这个方法,我中英文都不太好,常常讲东西不到位,常常需要方中来帮我一下。因为模式、样式是静态的,但是我是想说除了静态,更加描述上帝的动态,我接下来讲你的意思,就懂我的意思了。上帝总在做一件什么样的事呢?我用物理的那个动能和势能,来表达这个观念,你就大概知道了。它有立体的,有平面的,有运动的,有静止的,有牛顿的,有爱因斯坦的,有传统物理学,有量子物理学,它这里面都结合在一起,表达一个观念。我要讲什么道理呢?上帝做事情,他都是借着亚述帝国去管教他自己,击打以色列人,甚至不惜毁坏这个葡萄园,这是上帝的做法。常常是这样,借着以色列人的敌人,去对他发起进攻。请问此时此刻,以色列人心里面什么样子,受伤吗,磨难吗,难过、眼泪、哭泣,请问以色列等待的是什么呢?安慰!用什么方法安慰呢?上帝安慰人的方法很特别,他借着玛代人和巴比伦人去击打亚述帝国的人,这是上帝审判的方法,这是上帝安慰的方法,我称这一个过程,是上帝做事常常用的模式。同样,尼布甲尼撒王来到犹大国,来到南国,去进攻南国的时候,你不要忘了,但以理宣告了他的灭亡,有指头上在墙上写字,没有人看的懂,但以理翻译说,你今天就要灭亡,报应马上就来,审判马上就来,所以当你去欺压神的百姓的时候,你觉得自己很拽,你不要忘了,你也是上帝棋盘中的一粒棋子,你这一粒棋子有一天会被上帝弃掉,因为你正在欺压上帝的百姓,哪怕你被神用来欺压神的百姓。想一想这个道理,这是第八点。这里用这个角度去看这个约拿书和那鸿书,在圣经里面这个故事很多了。这种模式充满了整个旧约,也包括新约,就是整个新旧约圣经充满了上帝的模式,所以以后如果有一天当你们,我猜你们现在还完成不了这个功课吧,太大了,等门训可能有一天,让你们去写门训结业功课的时候,这可能是其中的一个选择,很简单,就是写上帝的手,写上帝做事的模式,这篇功课很大,但是不一定要做,但是你起码心里面要装着这个思维模式、做事模式、这种观察模式,你不能没有。所以用这种模式去看约拿书和那鸿书的时候,就比较清楚。第九点、那鸿书的阴性文学的特点要被提出来,它每一句话,每一句的特点要提出来,他每一件事情仿佛都是在好像给你在藏躲,将要发生的事情,它会在那里去有一些收敛,对我们有一些影响是很大的。今天在中国的服侍,其实也可以参考这类的阴性文学、启示文学、忧伤文学、安慰文学,这个也是,如果我们当中有这一类人可以成为文学著作的学者,可以效仿那鸿书在表达信息的时候,没有人能够抓的住它的痛脚,没有人可以抓住它的把柄,但是你把时间推到当时的那个时代,离我们今天大概2600-2700年之间,人们在说话的时候,它的光景在哪里?它的环境是如何?它受逼迫的可能性是多大?我们今天也是很大的光景,特别是今天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在北朝鲜的人,在古巴、伊朗、俄罗斯像这样独裁性的国家呢,可能那鸿书是我们可以思考的一个服侍方式。写诗、写散文,我不点名,不点姓了,大家都懂,但是你也看不出什么东西来,所以阴性文学的服侍,也是一些人会,但是你要学习这个方式,也是很美的。讲最后一点了,第十点、那鸿书的文学价值相当高,你去看去哪里找这么美的诗篇和散文,而且夹叙夹议的这种艺术造诣非常高,所以你读完以后,你会发现这个人是什么人?这个人是中国的李白、杜甫,是我们中国人这些原赋的这些作者,是曹雪芹、施耐庵,这些文学巨著的大家之作,所以那鸿书绝对值得我们喜欢文学的人去认真品尝,一份美好的佳肴。鼓励大家好好的欣赏这卷书,你们认真读不会后悔。好,我讲完了,那鸿书的十大特点,希望你们多读那鸿书的时候,带着观念去读,带着理解去读,带着经过牧师提到的一些洞见去读,我稍稍停一停,有没有问题要问。

张牧师也没有劝人做小白鼠,也没有这个意思,他自己打了,他也觉得打了凭信心没有问题,我想你误会他了。你这么讲,容易让我们落入到对张伯笠牧师论断的这个陷阱里,所以我不回答你,为什么?这也是一个逻辑上严谨的问题。我从不劝人打疫苗,我自己打,但我不劝你打。打疫苗是你的责任,不是我的责任。所以我不劝你,打不打是你的事情,那为什么我不劝呢?因为我觉得这是你个人的责任,不是我的责任,我为什么要跑到你的责任里面,去干涉你的决定呢!我不做那个事情。但是我对张牧师劝人打疫苗这件事情,我不说话,理由是因为,我也没有必要跑到张牧师思想脉络里面去论断他的动机,那我一讲就是跑到这个位置上来了,那是我的不对。所以我不能作这件事,我既不劝人去打疫苗,我也不能论断张牧师叫人打疫苗的动机是好还是不好,我说不了这个话,我都不在这两个位置上,这是逻辑上的界限的问题,我跟你解释的很清楚。就是我不能因为这个缘故说你叫弟兄姐妹做小白鼠,你这是论断了,张伯笠没有讲这个话,这是你讲的。我在他那篇在youtu上,我从头到尾听了,没有讲做小白鼠,没有这么讲。他是说,他自己打疫苗,鼓励弟兄姐妹打了,为了健康,我听起来他是好意,但是是不是好意,神论断,我算什么呢?我不在一个论断他,审判他的位置上,这不是我,我做不了这个事情,但是我愿意理解他,把他理解成好的意愿,因为这是我的动机,因为我要为我的动机负责任,我不能为他的动机负责任,对别人的动机,我没有证据,我就往好的方面想,你也是,他也是,我尽可能把你们都往好的地方想。基督徒、牧师,我从你的职分、身份上想,你就出于好意。我就这么看人我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烦恼,我对人、对事都往好的方面想,我对你们都是这样子,我都把你们往好的方面想。除非你告诉我,牧师,我这可能出于恶意,你这么说,我就凡事相信呗!你没有说以前,我都把你往好的方面想,所以张牧师说的时候,我就往好的方面想。他是关心弟兄姐妹。所以这个界限你分清楚了吧!

我不劝人打疫苗的原因,因为这是你的责任,不是我的。我劝你去照神的话语去行事为人,那是我的责任,神给你的托付,按照神的话语让你行事为人。但打疫苗,不是神的话语呀,对不对,上帝没有吩咐打或不打疫苗,这不是我的责任,我从来不去做,上帝没有托付我的事情,像上次当选总统的,圣经没有讲支持这个、那个,圣经没有讲,我不说话。神要怎么做,就怎么做,我都顺服。不是什么大事,耶稣基督的话语和圣经的话语来讲,对我是讲大事,谁当选美国总统我不管,你打不打疫苗也是阁下的事情,圣经都没有讲,也不要无端的把打疫苗跟圣经硬那么连在一起,什么打疫苗就是敌基督,不打疫苗就怎么?圣经没有讲,你指出来,我只顺服圣经,不管谁说的话。我负责任的原则,看圣经。谁打疫苗,谁不打疫苗,我基本上把嘴巴一关,我该打就打,该不打就不打,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们一家我、师母、女儿都打了,儿子不肯打,上礼拜回来,我说你打了吗,为什么不打?不想打。成年人了!哪怕是自己的儿子,都不多嘴,你爱打不打,你负你的责任吗?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徒增这个烦恼,她是一个成年人,她做这个决定她就有她负责任的空间,是她的责任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是父亲,也不要轻易跑到,哪怕自己的孩子面前去多言多语,因为这不是我的责任。我对儿女尚且是如此,更不要说对弟兄姐妹,因为每个人是自己要像基督负责的,不是我负。我负责任只是尽我所能把讲道、祷告、各样的服侍带到神的面前,如果你愿意被我带的化,就来。如果不愿意被我带,请自便,我也不勉强。这是我的问题。就是我负什么责任,我说什么话,我在哪里服侍,我的界限在哪里?当我去看别人的时候,别人说了什么话,我首先看你是谁,你是牧师,你是基督徒,我就把你往好里面想,你一定是爱主的,你是基督徒,一定说圣经里面要你说的话呀!一定有自己良善的动机,因为你得救了,被神拯救了吗!生命应该改变,应该有圣灵的果子,福音的果子,生命的果子,我是这么想的。张伯笠牧师这么讲了以后,那我想他一定是出于关心弟兄姐妹,他不一定每句话讲的那么完美,我们都不完美,为什么你一定要完美呢?单单从门训学习的角度鼓励大家在逻辑上把话说的尽可能齐全了,免得留下一些缺口破口。弟兄姐妹互相攻击也不好,给撒但留下破口互相攻击也不好,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但是你说了这个牧师可以让弟兄姐妹当白老鼠,这从何谈起,是张伯笠,我也没有听说他是让弟兄姐妹做白老鼠,我没有听到,没有这个证据,你有吗?那是你的论断,所以这个话,我要把它分清楚,我没有一个证据听到张伯笠牧师说,让弟兄姐妹做白老鼠。哪怕他没有说我也论断,我也审判,我也知道,这是你的观点。没证据我就不说,你要说的化,我也不干涉,因为这是你今后要跟神交账的事,我怎么替你交账呢?那你王牧师,你不说,我要说,我有言论自由,那太可以了。那说,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今后在白色大宝座前跟神交这笔账,主耶稣,2021年,417日,在门训的时候,我就下了一个结论,张伯笠牧师,把弟兄姐妹基督徒当小老鼠来做实验,这是我在你面前的领受,这是圣经在哪里告诉我的,所以我就下了这个结论。你跟基督交这笔账好了,我不负这个责任。我只是我没有这个领受,我也没有这个看见而已,但是我尊重你,我只是告诉你不能认定的原因是因为我没有证据,没有圣经的教导,没有事实的依据,我就不能说这样的话。为什么把逻辑切干净,说清楚,讲明白,道理在这里。我为什么说,为什么不说,道理在哪?圣经说我一定说,圣经没有说,我谨慎说,有很清楚的证据表明,我也温柔的说,我也谨慎的说。我没有证据,我坚决不说

这么讲情有可缘,你也是站在关心张牧师的角度,你也可以这样劝勉我,没有问题,注意啊,打疫苗是个人的事情,疫苗还没有完全,你劝勉不合适的,我认为,当我面说,直接跟我讲,那是一件极美的事情,说明真的很爱牧师,在神在人面前公开光中对我的劝勉,我觉得太美了。这是我们弟兄姐妹的关系。当面劝勉,在我面前说,说我指的是,那是一件极美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虽然是公开的论坛,公开的门训,毕竟张牧师不在,你背后讲人家的坏话,人家没有当面听到。我说讲了,讲了又怎么样,那关系熟一点,也不怕背后说他,也还是有不好的成分在里面,背后说他的嫌疑在里面,我想他也不会计较了,他也是一个蛮大大咧咧的人,蛮不太计较的人,因为他不太计较,我们不能就没有原则。但我听的出来,你其实是一个良好的愿望,牧师这么公开讲可能会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作为关心牧师也是很好的,有机会直接跟他讲是可以的,跟他讲的渠道很多,可以在微信上留言,可以直接写一封信,教会的地址华夏丰收教会,这个牧师都是透明的人,直接给他写一封信,我是一个教会的姊妹,对你有意见,我的看法是什么,写给他,这是主内相交之道。那我们今天的目的不是在讲人,不是在讲张伯笠,也不是在讲说张伯笠的那个姐妹都不是很重要,也就是觉得在他们表述的过程当中,有一些没有把话讲齐全,今天刚好在时事上,话讲到这个点上,就碰到了。但是盼望大家了解一个原则,不要在人背后讲什么不好。我们是好朋友多年了,以老卖老吧,很熟了,他也不会有事,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原则上不要在他背后说,就是当着面讲,直接跟他讲最好,他也会接受,按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说谢了,就这样。这个人是没有什么心机的,蛮直接透明的。

其实,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信息不是太少,而是太多的时代,什么时代都有,按我们一般的观察来看,凡事都有一点政治化了,政治操弄了。不同的教育背景、思想背景、成长背景,带来不同的倾向性,一般来听,一般来看,可能也包括我,伯笠、方中,包括我们这些在海外的华人吧,在海外生活久了,也有一种所谓倾向性的观念,美国的疫苗稍稍靠的住一点,大陆的疫苗不太靠的住,那根据什么呢?也没有根据,说心里话,没有医学上的根据,谁有?谁都没有,在逻辑上的可能性上来讲,你不要管他的逻辑上大小,你的确那个可能性是有的。对不对!美国卫生部门的博士是一个敌基督,搞印记,逻辑上当然有这个可能性,但是没有依据,你说出来的话,没有依据,但是逻辑上的依据是有的。有没有这种可能性,中国医疗水平没有那么高,拿一些生理盐水来应付国民,也有这个可能性,有没有可能美国政府为了应付民间的压力,就不太负责任的把疫苗投放到市场上,投入到民间,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拜登上来以后,叫很多人打,打完以后他也不负这个责任,可能性也有的。在讲逻辑上的选言中,这个可能性都有的。

但是为什么我会打呢?为什么你在国内你不会打?我们在国内在一个共识当中,在酝酿着这个想法而已,不一定是决定的正确,首先讲清楚这个道理。那美国只是他建国200多年来的历史来看,大多数时候,这个国家对待国民是好的,有人权的、有民主的、有自由的、负责任的、公开的、透明的,就是他有200多年历史的见证,他这个国家的品质是这样子的,这是我们显而易见的,不用否定他,因为这个的缘故,我们也丝毫不怀疑就去打,那这么打是不是绝对的对呢?不敢说,谁敢保证拜登、川普,他们不是一个伪君子,其实就是希特勒、墨索里尼,斯大林,反正都是当年这些政治人物都容易政治运作,按在他们身上,谁都有可能,都是人吗,但是仍然不能够拦阻我们对历史上的一个疏离,就说历史上的倾向趋势,让我们想到,一般来讲不会了,不至于了。比如疫苗刚发生的时候,很多人说疫苗是中国在实验室里面故意把病毒往国外去发散。北京的一个朋友跟我在聊的时候,他说你在国外了解一下,会不会病毒在中国发生,借着人们去旅游,故意让病毒发散呢?这种声音在123-27日之间,就有人问我,后来我听到说不会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人的心里邪恶到什么地步,我说人不会这么邪恶吧,我很难相信,按照我所了解的中国人不至于那么邪恶吧!邪恶到这种地步,毁人类就是毁自己,这个可能性不大吧。所以逻辑上讲,这个可能性有,我个人认为是不大的,无意泄露的可能性大,有意泄露的可能性应该不大。人类敌基督,反人类到何种地步,才能做出这样的事呢?所以,我当时跟北京的朋友说,我很难相信,我想到我就会哭,我说人要邪恶到什么样的地步,我们中国人真是到这个地步了吗,我说不至于吧,按照我在中国生活的这么多年,按照我对自己的国家民族的了解,我还是很难相信这件事情,所以我跟很多美国的朋友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就谈到这个观点,疫苗疫情来到这个世界上,其实是所有人的灾难,包括中国,中国人隐瞒疫情,也是在我们“中国人的环境当中”情有可缘,我们从小到大,都隐瞒惯了,家丑不可外扬,这就是我们的文化,这个家丑不可外扬的这个习俗来到国外就不得了了,西方人接受不了,凡事要透明,你没有第一手资料,我怎么去面对疫情,怎么做疫苗呢?很多一系列的问题,就跟你是不是隐瞒这个疫情很大的关系。对不对,所以你不得不面对这样文化上,传统上,习俗上这一系列的问题,你不能不面对它,那你该怎么下这个结论呢?你仍然还是不知道,所以走到最后,我跟你讲的结论是什么?其实按照圣经教导我们的,按照你所知道的,你仍是不知道。没有一个人能下一个结论,希特勒能把600万犹太人关到集中营,用毒气毒死,你能相信吗?一个德国人你能相信吗?当时德国的教会99.9%的人都支持希特勒,德国的教会立场去哪了,对他自己的国家的强国梦,多么了不起。假如换过来,有一天是我们中国人跟当年的希特勒一样统治全世界,那中国的教会立场是什么呢?美国人也是一样,美国的强权对全世界如此霸道的时候,在美国的基督徒又应该做什么打算,做什么立场呢?这种挑战公平的临到每一个人身上,大家听的懂我的话吗?有一天挪威成为全世界最强的帝国,那在挪威的基督徒,或瑞典也是一样,都会觉得自己国家的荣誉感,对比对!坦率讲这一类的问题,上帝公平的放在每一个人的心灵当中,用烈火去拷问你的灵魂,难道你不同意吗?我长篇大论讲的那么多,目的在讲什么?今天的疫苗来到你们面前的时候,你是不知道的,你的政治倾向,你的传统思维,你目前的知识,你没有能力知道,你也下不了结论,别太把你所知道的事情当回事。这是我要讲的重点第二,你就凭信心来到神的面前祷告,当你在上帝面前有平安,因为你是处于信心的,打或不打,不是重点,关键是你为何打、为何不打?因为忧虑吗、因为害怕吗、你是因为论断、偏见、自以为是,还是以为信心。你有信心有平安,做你自己在神的面前信心平安的事吗!哪怕打了死了,回天家,高高兴兴的,主啊!打了疫苗死了,见你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基督徒为什么不可以死呢?上帝可以用任何方法把我们接回天家,或者打了一个疫苗,产生反应或怎样,就死了,回天家,高高兴兴的走吗,为什么以此为你论断的绝对的标准,对不对。当然反过来讲,打了就抵抗了疫苗了,凡事谢恩啊,你也是因信心,有平安而行的事情,听的懂我跟你讲的立论了吗,这个逻辑上的两个基准点,所以你的充分条件和必要条件上,就把漏洞堵死了,就不会说在某一个点上无限的扩大,让人迷失方向。

为什么约拿书,你感到比较容易,那鸿书你感到比较困难,你知道原因吗?你需要了解原因,原因的第一个文体不一样,一个是记叙文,讲故事吗!第二个是诗歌散文,你对诗歌散文的了解可能远不如对记叙文的了解那么多而已。第二点,文学特性不一样,约拿书是一个显性文学,而那鸿书是一个阴性文学,当然会有一些看不懂。第三,你为什么看不懂呢?因为里面太多的专有名词,人物、地点和背景的资料要描述,你们挪亚们,有一个挪亚方舟你不知道吗,那挪亚们又是谁呢?一家八口吗,进行两个对比呀,因为玛代人和巴比伦人是怎么打败尼尼微人,他是放水闸,山上把水闸一放,把水冲进了尼尼微城,因为水的缘故,尼尼微被占领,被毁灭、攻击、打破,那他就是有一个纵向的对比,一个挪亚的水,一个尼尼微的水,都是毁灭,你应该懂,只是你没有思考,你想也想得懂,这些东西都不难懂。还有你为什么不懂呢?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你读的少,那鸿书,我猜你从头读到尾不超过三遍,可能。其实你认真读,这个回味无穷,一个字一个字,味道美极了,美不胜收,它这个文学的美丽绝不亚于约拿书,他的这个诗篇的功力,绝不差过大卫的任何一篇诗篇,可以和诗篇23篇比美,那鸿书你可不要轻看他,那鸿书真是一个文学瑰宝,我盼望你多读,认认真真的读,你把所不懂的每一个里面讲的专有名词,全部查清楚,列一个表,这也是其中一份功课,

今天的功课给大家就是一个比较基本功的功课了,我现在给大家布置功课了,第一、去把你在阅读那鸿书里面那些名词、人物、地点和那些专有名词列一个表出来在网上都有,都查得到,列一个表出来,这个功课很简单。比如挪亚是谁,挪亚们是谁,加上一两句解释就好了。列一个表出来,按照这个经文的顺序,就三章书,经文也不多,你不懂的名词列出来,上网查,查完以后,一个名词一个解释,列一个表出来,这个不难吧!这个是你阅读这卷书的必要,不做这个准备功课,你读不懂那鸿书,一定要读懂,一定要做了,这个基本功你要解释,这个礼拜你作这个功课。

如果你的时间还有富余,多做一份功课因人而异了,两个做一个就好了,或者两个全部都做用你读约拿书、那鸿书的观察理解,尝试给那鸿书分段,至少分三段,也可以分五段,这三五段都可以,不同的人,不同的解释都可以、都允许,说明你分段的道理在哪里?为什么要这么分段?这看它的结构了,这个其实是小学4-5年级,最多初中一二年级的功夫,给一篇文章分给段,写一个那鸿书每一个分段的段意和中心思想,这个我想起码每个人都是小学毕业水平,就可以做这个功课。这些基本功做好了,我们再做下面的东西,因为我觉得我教门训这么久,反倒忽略了这些基本功,我是假设你们都过了这关,但后来发现你们好多人在这个基本功上都忽略了,专有名词不下功夫,本来你自己把它做好,不作,反而来问我,你该尽到你的责任,今天我让你们做功课,因为你的问题,所有人都要连坐,大家都要做这份功课。本来我也是打算这么做的,特别是我们那些刚来,基本功还没有打的太好,门训时间还短,一下搞的139361,还高级批判学,这些东西搞的我上哪懂呢?我从基本功开始来,说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你要把这几卷书,几份功课做好,也是相当不容易的。网上都有资料,你随便查,但是你自己过一遍就不一样了,你自己亲手整理一遍,以后你再读它就不一样,不要让我来教,我一教,这个时间就占用了,我只是给你点到即止,告诉你哪一个点,你要怎么下功夫就好了,我都来给你做完了,那意思不大的,所以你自己做,把基本功做好,分段、段意、中心思想把专有名词列好表,这就是这个礼拜的功课,有没有问题吧。

当国家民族不争气,平常说假话太多了,大家慢慢对他不信任,这我也可以理解。但是你说,让我相信这个国家,这个政府搞一大堆假疫苗来害自己的老百姓,这我也很难去相信,我也没有证据,没有根据这样的相信,我也不愿意下这样的结论,我们不知道,我们不下这样的结论。所以我觉得就是交托了。我要讲的是通常的疫苗是通过几年甚至十几年,最后决定是一个疫苗,这次疫苗的确不管怎么样都是有些仓促,时间上,与过去的惯性有一些不一样,包括美国,如果美国都尚且如此,那么的靠不住,那中国靠不住的成分相对来讲,在人们认知上会更加大一些,这也是很客观的。所以打不打,你自己凭信心了,你说美国的疫苗都100%的靠的住,你说中国的疫苗100%都是害老百姓的,我也打一个问号,都不一定,不能下结论。我也觉得,最后打不打,是你在神面前去委身,凭信心打的,那不怕,只要是在神的面前,立了这个心志,我们或生或死都是主的人吗!我因信心,凭着信心打了,结果最后因为打,而死了回天家,高高兴兴走;或者我凭信心,就是不打,染上病回天家也高高兴兴,平安喜乐的回天家见主面了,为什么要害怕呢?重点并不是今天我们哪个人做一个疫苗的检验、印证、科学、实验,你没有这个能力吗!都是媒体告诉的,并不是有什么检验学,什么依据,你自己亲自做的实验,不是吗!其实都是报纸、媒体、新闻、资料、、医院给了你一些信息而已,你怎么能当一个绝对的资料呢!当不了。

我再次的讲,你打不打疫苗,都尊重你,我不给你一个硬性上的指导、批评、论断。你打了疫苗,我们教会的线下聚会,我都跟他们讲,无论打不打疫苗,从去年2月份到现在,我们停止线下聚会大概一年了,我们仍然每个礼拜还是有聚会的,你只要是凭信心来,你打不打疫苗,牧师都拥抱你,欢迎你,你只要告诉我说牧师,我是凭信心来的,那就来,跟疫苗没有关系。那个时候当家中只剩我和师母、方中,家里的两个孩子,就3-5个人,那我还是欢迎每一个人到教会来聚会,那现在人渐渐多一点了,那上个礼拜14个,第一个礼拜9个,人开始感觉不怕了,来了。有时候练诗,有5-10个人,都会来。我的原则从头到尾我都是这个原则,你因信心,你就来。有信心到牧师那排练、祷告、唱诗,你就来。因信而来的,牧师接纳,上帝祝福,这是我从圣经那里领受的原则是这样,与疫苗没有绝对的关系,对不对。我们开教务动工会讲的,如果有一天,如果我们接触的人染上疫情了,以至于我们互相传染了,因为这个缘故回天家,我们是不是能够无怨无悔、生死与共,坚守这个服侍神的岗位,致死忠心、到死,可以吗?我问方中了,她说阿们!即使因为这个事情回天家,我们高高兴兴的走,绝不留恋这个世界,说明我们在这个世上的日子结束了,我们该打的仗打完了、当跑的路跑尽了、当守的道、我们守住了,我们就回天家,为什么不行呢!所以在我们教会,只要你告诉我,凭信心来。你有没有疫苗,我从不计较,我不拒绝大家来教会,真要死,那就死吗,为什么不能死呢?可以死吗!高高兴兴的死,别愁眉苦脸的,在教会的崇拜祷告聚会的原则,我们是信心原则,不是疫苗原则,如果你因信心打了,或不打,我都欢迎你来。疫苗不是我的标准,信心是标准,上帝的话语是标准。但是不会因我有信心,叫你们都不去打,我不能这么讲,这是一个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大家都按照我一个人的领受去做,这个就不对。能够做的,就是因信称义,不会因疫苗得安全。

疫苗不是绝对的安全,我打了也没有认为这个疫苗有什么了不起的功效,我从一开始就跟家人,教会的弟兄姐妹讲,我有一个信心,神不会让我得这次的瘟疫,为什么?因为我还有使命没有完成,门训的弟兄姐妹还没有栽培好呢!怎么能走呢,我还有使命没有完成,我要把弟兄姐妹栽培出来,成为服侍神重要的器皿,这些摆在我面前的弟兄姐妹好好栽培成为神所重用的贵重的器皿,这是我的托付和使命,我任务没有完成,神不会带我走,我还有很多道没有讲完,我讲道讲了快30年了,我今天讲道感觉好像还是第一次讲的那种新鲜、活力、喜乐,所以神不会带我走,因为这个缘故我相信神不会借着瘟疫把我带走,我的时候还不到。保罗在船上不是遭遇风浪了吗,大家惊慌失措,保罗说,你不用慌,这个船没有事,为什么?因为我到罗马还有使命呢!神托付我去罗马有事,所以我的使命没有完成,我就不会有事,我没有事,你们就没有事。别慌大家高高兴兴的。我有一次坐飞机,飞机震动的不得了,大家说留遗言,机长、空中小姐把遗言留下来,后来我就回过头来,跟大家讲,不要担心,这个飞机必平安降落。他们说,你怎么知道,我说我是回中国大陆去短宣的,我从这里飞到香港,我说没有事的,我说上帝托付我回去,有几场很重要的布道会我要讲,很重要的几场培灵会我要开,这个任务不完成,神怎么可能带我走呢?我不走,你们这个飞机上也是平安的,至少在这个飞机上你们是平安的。你们放心,大家跟着我一起唱,哈利路亚感谢赞美主,这个飞机保证没事。后来大家就过来跟我,抱着我、拉着我一起唱,唱到飞机降落,大家哭啊,欢呼啊,我赶紧跑了,怕他们抓我,当偶像,我感觉跑了,我说不要来感谢我,感谢耶稣基督,信心从哪来?因为你心中有使命,你就有托付,有托付你就有确据,一个有使命有托付的人,对生死是很清楚的。死亡夺不走使命,使命大过生死,听得懂吧,为什么跟弟兄姐妹讲,你一定信主,好好服侍神,你要身兼使命,使你成为一个有确据的人,别在生活中一会疫苗,一会生死,拜托这是外邦人担心的问题,我们上帝的儿女跑这个地方担忧真是可怜,我真是觉得很难过,上帝的儿女不应该在生死的问题上搞的跟外邦人一样,又怕这,又怕那,干什么,没有那个必要神的儿女,神的仆人在生死面前是充满了确据的。什么时候上帝要带他走都是可以的。盼望大家能够把这种经过生死的水火之灾,我虽然经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这种见证活出来,让人见到这样的见证无不降服、屈膝在基督的面前将荣耀颂赞归给他。一个属上帝的人竟然在生死面前活的这么窝囊,那就丢上帝的脸了。生命放在主的手里。今天我们的门训无意中借着疫苗,讨论到门徒的生命的价值也是宝贵的,盼望弟兄姐妹能活出这份见证。

发表评论